爱书猫-> 其它 ->收集末日简介-> 二第九百一十四章 亡环上的坏死(二)

二第九百一十四章 亡环上的坏死(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2004729——

    “激活口令是rhonyniad,”卡美洛后花园,奥尔加玛丽正站在巨大的金属构件前,对龙之介和其他凑热闹的人说道“它检测到圆环区没有脑波活动时,会将悬臂打开,而如果有脑波活动,则会将悬臂合拢,按照设定的时间进行灵子转移,不过因为技术和材料受限,现在只能进行意识的投递,真身想要前往,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研究。”

    用传说中能够固定世界的圣枪名来作为穿梭时间的代号,这很有创意。

    “但我们要怎么证明试验成功?”长谷川疑惑道“即使用动物做了试验,它也没办法告诉我们成功还是失败吧,因为是单程票。”

    “我们选择试验动物并不是让它们说话,只是为了确定它们的瞬间脑波被发送走之后会不会有后遗症,比如痴呆失忆什么的,”奥尔加玛丽说道一半,忽然转向龙之介“试验成功了吗?”

    “我说了我不是从未来回来的。”龙之介也很无奈“这是第一次试验。”

    “我在做好它之前就已经实现决定要这么问了,”奥尔加玛丽开始调试巨大悬臂上的时间面板“真嫉妒能第一个听到你说‘试验很顺利’的自己。”

    “那如果我说‘很顺利’,你要怎么证明我不是胡说?”龙之介又问。

    “那我就会问你,我最崇拜的人是谁。”奥尔加玛丽回应道“这个问题可不是随便能蒙出来的。”

    “所以你准备现在告诉我?”龙之介脑筋飞快地想到了这点。

    “韦伯·维尔维特,”奥尔加玛丽简单地提了个名字,续道“如果格蕾在的话,就改口说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

    “你们这塑料姐妹情……”龙之介吐槽道。

    “少废话,开始试验!”奥尔加玛丽把no12的手环丢给龙之介“站到圈里面,大喊启动语激活它,我们之前的试验已经证明,发送脑波对动物本身毫无危害,而且我只调了两小时左右,就算有危害应该也不大。”

    “圣枪!拔锚!”龙之介走进圆环区,举起戴手环的手臂,比出了一个手持巨型骑枪的起手式,大声喝道“耀于致远之枪!”

    吱吱吱——

    在五片悬臂逐渐合拢时,龙之介看到奥尔加玛丽显得有些狂热的目光,忽然理解了“这个她”在有魔术的世界还坚持搞科学的原因——把所有的“魔法”统统降格为“魔术”——真是宏大的愿望。

    咔锵,悬臂严丝合缝地合拢在一起,龙之介在黑暗中唯二能看到的就是no12散发的丝丝赤红雷电,以及“舱壁上”显示的红色液晶数字“2:00”。

    接着,这个2:00以一种极高的速度倒计时减少数字,最终变成了0:00

    刷——龙之介的眼前先是一片洁白,接着出现了一条由无数向后飞驰的五彩线条所组成的“通道”,他的视角似乎在原地没动,又似乎在以极高的速度向前飞驰,最终,整条“隧道”连同作为背景的“空白”一起消失不见。

    ——2004729——

    “唔……”

    由于在飞驰的“通道”中有些头晕目眩,龙之介在“灵子转移”后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于是干脆闭目休息了一会。

    然后,便感到一条毯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接着,林好细细的声音在身前传来“睡觉还会蹬被子,一定是睡的不舒服吧,但没人抬得动你啊。”

    与其说是对自己说话,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玛修光是把长谷川拖走就竭尽全力了呢,我可没有那种力气。”

    “嗯,把昨晚剩下的东西都清理一下吧,早上看到一团乱,心情会不好的。”

    “哼~哼哼~哼哼~”

    龙之介可以听到,林好一边轻手轻脚地整理客厅,一边还用比蚊子稍大的声音开始哼歌。

    看来,之前自己跳起来一惊一乍的,似乎把她的计划都打乱了?

    梆梆梆,会客厅的大门被刺耳地敲响了。

    “喂,那边的猪之介,”奥尔加玛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还记得今天一早要进行试验不?”

    “不要随便改别人的名字!奥尔加玛丽苏!”龙之介一掀毯子跳起来。

    “你有资格说这话吗!”对方反唇相讥。

    “你们聊,我去做早饭~”林好步伐轻快地走掉了。

    “她真的觉得我们是在聊?”奥尔加玛丽看了看林好的背影问。

    “装傻和吐槽是卡美洛的一部分,不爽不要当圆桌骑士。”龙之介接道。

    “我是梅林,不是骑士。”

    “这个槽吐得就很好嘛。”

    “你——”

    “对了,”龙之介为了防止话题就像他平时和“兰斯洛特”闲聊时那样越扯越远,强行将它转移到正事上“你的偶像是一个叫‘韦伯·维尔维特’的人。”

    “……咦?”奥尔加玛丽把刚刚要出口的嘲讽收了回去。

    “如果格蕾在场,就换成和她同姓同中名的肯尼斯。”龙之介补充说明,而后盯着奥尔加玛丽的脸看。

    疑惑、恍然、惊喜、得意、阴险,滑稽。

    他还头一次看到真人的脸能像聊天表情一样变来变去。

    “你之前说的那种,在辩论会上当场打脸的动作,确实可行,”大致猜到她在想什么之后,龙之介出言打断“但我要跟着,而且得先重复上许多次被他们成功质疑并黯然离场的经过——虽然你可能不记得就是。”

    “这事伦敦粗口有搞头啊,”奥尔加玛丽眼中闪着光“我得狠狠打那班质疑我父亲的伦敦粗口的脸才行。”

    “我是没听懂你在说什么,但身为德国贵族大小姐的伊莉雅一定能听懂,你最好别让她听见了。”龙之介翻了个白眼。

    “那当然,我对形象还是很注意的,”奥尔加玛丽变戏法一般从衣服口袋里取出记录板和实验记录“现在,来说说这次‘灵子转移’的详细数据?”

    “啊,因为只有两小时,所以几乎完全没有不适感,因为投影到正在睡觉的自己身上,还差点继续睡下去——”龙之介开始仔细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