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历史 ->权倾南北简介-> 第一六六一一章 星散的吴郡世家

第一六六一一章 星散的吴郡世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沈婺华果断的掐了掐他的腰。

    你是这里功能太强大了是不是,还有完没完了

    当然沈婺华并没有用力,好歹要给皇帝陛下留面子呢,后面那么多人看着。

    李荩忱倒是并没有生气,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软软的。

    他不得不承认年轻终究是好的,也不过就是二十四五岁年华的沈婺华,在生育完之后,身材恢复的很快,当然了这个时代出来的大家闺秀,自制能力本来也很强。

    李荩忱并非睚眦必报的小人,但是今天这个仇晚上必须得报。

    沈婺华并没有察觉到陛下眼睛中一闪而过的笑意,靠在他的肩头,风拂动着丝丝秀发。

    这湖光山色之景,真想和心爱的人在此隐居终老。

    可惜这不现实啊,不只是他,就连自己,现在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能就此撒手。

    想到那些流落街头的孩子们能够有上学甚至和同龄人一起参加考试、成为大汉官员的机会,沈婺华就很是欣慰。

    而李荩忱微微低头看着她脸上带着笑容的神情,心中又何尝不是欣慰呢

    从当初那个郁郁寡欢的冷宫怨女,到现在的豁达,李荩忱无从说是谁改变了沈婺华,只能说自己做了一些工作,而真正改变她的,应该是这个滚滚向前的时代。

    甚至就连自己,也不过是在顺应潮流,尽自己的责任罢了。

    前方的天边已经出现了前来迎驾的船只,吴郡官员可不敢让陛下一直到了城门外再来迎接,按照礼法需要迎驾于州府边界,而吴郡和晋陵郡的边界正在太湖上。

    “臣吴郡太守徐敞,恭迎陛下大驾!”一名年轻人干净利落的顺着踏板跳上李荩忱的龙舟。

    “爱卿经年未见,清瘦几分啊!”李荩忱笑着搀扶起来他,而沈婺华已经很识相的回避。

    当初李荩忱的秘书监,现在的吴郡太守正色说道:“回陛下,臣在任上,自知责任之中,素不敢掉以轻心。”

    徐敞名为徐氏,却是出身安陆徐氏,非是吴郡徐氏,和吴郡的这些江南士族非亲非故,自然治理吴郡期间绝对没有任何手下留情。

    两年之间,吴郡不但成为大汉最主要的粮食供应地之一,而且曾经世家横行的场景也不复存在,吴郡周围被世家分割的七零八落的山川土地都已经收归国有,否则也不可能组织起来这么高效率的耕作。

    看徐敞又黑又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年间他怕是有大多数的时间都泡在田地之中了。

    屯田可不只是时间足够多的就可以了,更何况大汉的时间,一向不怎么多。

    “朕原本以爱卿为吴郡太守,是想要让卿家镀金,”李荩忱拉起徐敞的手,欣慰的说道,“今日方才知道,吹尽狂沙始到金,卿家本身,即是真金。”

    “臣惶恐!”徐敞也没想到李荩忱竟然会给自己这么高的评价,当即打了一个激灵,有一股干劲似乎直冲上头,让他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出来给李荩忱看。

    “来,且入船舱,朕想听听今日之吴郡,今日之江南。”李荩忱径直向船舱走去。

    而跟在李荩忱身后的秦思祖看着徐敞,露出羡慕的神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够成为这样的大汉栋梁

    不过这也让秦思祖鼓起斗志,自己的前任徐敞在吴郡干出了人尽皆知的政绩,再提拔是必然的,而自己的前前任黄琦,现在也是华阴太守,随着萧世廉镇在关中第一线,同样也是骨干之臣。

    只要自己努力,以后肯定也有这样的机会的。

    路过秦思祖,徐敞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神情。

    秦思祖郑重颔首。

    他们这些出身秘书监的人,因为有着相同的出身,也有着相同的被陛下操练的痛苦经历,自然更容易找到共同话题,到时候在官场上自然也要相互扶持。

    李荩忱脚步一顿,微微侧头,他感受到了身后两个人无声的眼神交流。官场上官员们拉帮结派本来也在情理之中,甚至如果什么拉帮结派就不是官场了,而这些自己身边出去的臣子们相互之间照应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受到过自己的点拨,是不折不扣的天子近臣,在思想上自然会倾向于和皇帝站在一起,对皇家并不是什么坏事。

    ——————————

    “吴郡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吴郡了。”秦思祖在李荩忱的身边低声说道,“根据年初的统计,原本吴郡之中有可称为豪门大族的世家凡二十家,其余寒门以上家族也在三十家左右,现在吴郡之中的大家族只有徐氏、顾氏等寥寥可数三四家,寒门以上的家族更是已经泯然众人。”

    顿了一下,秦思祖紧接着说道:“取而代之的,则是大量的商铺以及声色犬马之所。运河和江南大道开通之后,从会稽乃至更远的海上转运来的货物,以及江南的粮食,都汇聚在吴郡,经由此处转运向北方,因此这里自然而然成为商贾文人聚集之地。”

    马车穿过街道,李荩忱稍微掀起来车帘,看着街道上的景象。

    他这一世并没有来过吴郡,但是好在上一世还是去过苏州的。这座两千五百年没有变化城址的城市,就像是凝固了时间一样,尤其是看到城中心高耸的报恩寺塔还有热闹的街道景色,李荩忱一时心中感慨万千。

    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楼阁商铺,还有来来往往的车辆船只,无疑都在印证秦思祖的话。

    这个历史上到明清时期才彻底形成的江南商贸重镇,在这个时空之中提前千年出现。

    而可想而知,吴郡,只是漫漫大运河沿线的一个代表,向南的会稽,向北的京口、广陵,想来也都是这样繁华景致。

    经过这么多代人的努力,江南也总算是从当年侯景之乱的摧残之中恢复元气,发挥出来其巨大的潜力。

    进入吴郡,李荩忱第一时间参观的并不是吴郡的府衙,而是粮仓,粮食,是他此次前来江南的重中之重。

    硕大无朋的粮仓坐落在城南,这里靠近城外的胥溪,方便粮食经过运河转运。

    当粮仓的仓门打开,看着那些白如雪、堆成山的大米,李荩忱刹那间知道了一种感觉,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