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历史 ->明末江山如画简介-> 第四何百九十八章 你是何人?

第四何百九十八章 你是何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破城的消息传进城内的后果就是,原本就混乱的汉城更加没有了秩序。平日里的青皮、流氓冲上接头,随意打砸往日里只能仰望的店铺。

    不知是带头点起第一把火,汉城内浓烟滚滚仿佛到了末日一般。

    朝鲜王李倧得知城破的消息后大惊失色,同时也庆幸自己做出的决定。

    他的车队已经接近了城门,只需要片刻就能冲出城外。

    但就在此刻百姓们疯狂的涌向城门,连他的车驾都被挤得摇晃起来。

    “这群该死的刁民!冲撞王驾死有余辜!

    杀!杀了这些刁民,随孤出城!”

    李倧急坏了,坐在车内大声的喊到。

    得到命令的侍卫们抽出了腰间的钢刀,对挡在面前的同胞没有丝毫的手软。

    惨叫声、咒骂声、战马的嘶鸣声在城门前响起,让拥挤的城门彻底乱成一锅粥。

    李倧的车队有侍卫的开路,行进的还算顺利。时间不长杀出了城门,向着城外狂奔而去。

    那些大臣们的车驾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被混乱的人群挤得摇摇晃晃。

    不少人车辆直接被人掀翻,车内的人被人从里面拖出来拳打脚踢。

    财物被抢劫一空,还有许多女眷被人拖到角落,发出凄厉的惨叫。

    跟随李倧出城的王公大臣们,有三分之一倒在了城门处,剩余的人也是在护卫的保护下,狼狈的逃出了汉城。

    李倧出了汉城根本没敢停留,驾车直接向北而行。他只想离汉城越远越好,一刻也不愿意停留。

    坐在车内的李倧心有余悸,若是他晚出来片刻,都有可能被堵在汉城内。

    现在他心情好了许多,就连颠簸的马车也觉得舒服了不少。

    只要能够离开汉城,他就能下令朝鲜各路兵马出兵勤王。到时李家军再厉害也不是整个朝鲜的对手,夺回汉城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他想向着如何处理汉城被攻破的事实,赶车的太监使劲拉动战马的缰绳,高速行驶的车驾突然停了下来。

    李倧没有准备。当即从榻上滚了下来,摔在了车厢地面上。

    站起身李倧的咆哮声就传了出来,“混蛋!竟敢谋害本王,本王看你这奴才是不想活了!”

    赶车的太监连忙跳下马车,到了车下开口道“大王!非是小人有意谋害大王,实在是前方……,前方……”

    “前方如何?”

    听到太监吞吞吐吐,李倧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

    他连忙掀开车帘,抬头向着前方看去。只见他们必经之路上,听着一辆辆战车。

    拉车的战马要比他们培育出来的战马雄壮,尤其最前方的一头战马,马背更是超过了成年人一个头之多。

    这是?

    李倧刚想问出了,对面那些战车就动了。拉车的战马缓缓向前,拖着身后的战车一点点的加速。

    看着战车两侧那运转的钢刀,李倧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口水。雪亮的刀锋似乎可以搅碎任何敌人,他这个朝鲜王也不会例外。

    “护驾!快护驾!挡住贼人,本王一定重重有赏!”

    李倧惊叫声中,他的千余侍卫主动迎了上去。他们呐喊着,高举武器冲向滚滚而来的战车。

    一名侍卫统领大声的给手下打气,“战车已经被骑兵取代,贼人已经黔驴技穷了,竟然用上了如此老掉牙的玩意儿,摆在眼前的功劳大家可要抓住了!

    大王已经许下承诺,击溃贼人重重有赏。日后能不能享用荣华富贵,能不能封妻荫子就看今朝了!”

    跟着他冲上去的侍卫们也跟着大声叫喊,仿佛吼声能带给他们无穷的勇气。

    李倧可不会相信侍卫统领的喊话,李家军若是这么容易对付,汉城也不会一天都没坚持上就被攻破了。

    他可不会等待交战的结果,一声令下车驾调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李达仁站在车上,看着前方冲过来千余的朝鲜骑兵,嘴角向上露出一丝弧度。

    比起女真甲兵的凶悍冲锋,朝鲜人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尤其他们胯下那些矮小的战马,怎么看怎么跟闹着玩一样。

    注意到远处车驾已经转向,李达仁可不想放过到嘴的肥肉。

    “火箭准备!凿穿敌阵,本少要活捉李倧!”

    命令下达后,一颗颗火箭从战车上升腾而起,落进了冲锋的朝鲜侍卫中。

    炫丽的火花在骑兵中炸开,被沾到火苗的战马吃痛,再也不听马上骑士的指挥,在官道上横冲直撞。

    原本队形紧密的侍卫们瞬间大乱,根本没法在保持队形。

    李达仁可不会留手,率领车队撞进了混乱的侍卫中。高大的战马撞飞了眼前的敌人,锋利的钢刀将两侧的人马缴成肉泥。

    眨眼间千余侍卫就被一百多辆战车冲的七零八落,几乎没有损伤的战车冲势不减,撞向了正在调头的李倧车驾。

    这下子李倧杯具了,面对如狼似虎的李家军战车,他根本就无力抵挡。

    他乘坐的车撵是李家军重点关照目标,驾车的太监被斩杀,受惊的战马被打倒,车撵也被掀翻在了路旁。

    其余的人见状想要过来救出李倧,可李家军哪里会给他们机会。狂暴的战车,加上火枪、火箭,仅仅一轮就打翻了剩余的侍卫。

    没有了侍卫的保护,跟在李倧身边的太监、宫女、王公大臣们傻眼了,他们稀里糊涂的就成了李家军的俘虏。

    后方好不容易冲出汉城的官员对这里发生的战事毫不知情,一头撞进李家军控制的车队,为李家军平添了许多战功。

    李达仁跳下战车,来到了翻倒在地的车撵旁,大声说道“李倧!还不出来,难道让本少爷派人请你不成?”

    话音落下许久,李倧才从车撵内怕了出来。

    此刻的李倧狼狈不堪,头顶的王冠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脸上有着数块淤青,身上的蟒袍被刮破了好几条口子,脚下一只鞋都已不知去向。

    见到面前站立的是一个年轻人,不由得正色道“你是何人?朝鲜乃大明不征之国,你竟敢出兵攻打,就不怕天朝震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