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言情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简介-> 第6566章:老情人

第6566章:老情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看着毛大师满脸不屑模样,苏尘懒得与他计较,当下不再看他,而是低头向着病房行去,眼看着他就要走入病房,那毛大师却在苏尘身后冷哼一声道“杨兄,你这徒弟,迟早是要被此人害死的。”

    苏尘闻言只是顿了顿身子,随后心中摇了摇头,浑然当作没听见,推门走入病房之内。

    检查了一遍苦主的身体,与昨日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只是那些破了的毒泡又微微鼓起,似乎又有反复的迹象。

    将门关好,静坐了片刻,苏尘便全身心投入替人疗毒。

    门外,红发男子一开始尚还坐得住,可随着时间的过去,屋内半点动静也未传来,他不由的有些焦急了起来,当下左右踱步,显得有些焦躁。

    一旁的毛大师见此,摇了摇头,上前拉着他道“杨兄,你还是坐下吧,现如今你徒弟的性命已交给了那来历不明之人,光着急也没有什么用,除非你现在进门打断他作为,否则何必徒增烦扰呢。”

    红发男闻言叹了口气,只好在毛大师劝解下从新在石凳上坐下,但却浑身不安,道“这都两个多时辰过去了,也不知道里头到底怎么样。”

    毛大师摇摇头“既然你已将徒儿性命交给他做主,此时必不能上前打扰,否则到时出了事,这人反咬一口,何处说理去。”

    红发男看着毛大师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终于有些怀疑他的居心,却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心中有些不满的腹诽道“你这是存心想看我徒弟一命呜呼啊。”

    虽然心中焦躁万分,但还真如毛大师所言,红发男连上前偷看也有些不敢,这一等,便是十几个小时,从早晨苏尘七点进入,到现在,天色已然完全擦黑,头顶夜之苍穹星辰罗列,皓月当空,已然入夜时分。

    此时红发男却并没有多少心思欣赏这沉静而灿烂的夜色,他双手握拳,在卧室门前来回的打转,终于忍不住,正要敲门时,却听卧室的门微微一动,随后发出吱呀一声,便见那名女助手将门打开。

    他万分着急的上前,问“我徒儿怎样了?”

    屋内传来了苏尘低沉的回应“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再过几日应该就会醒来,一会儿我会留些丹药给你,按时服用,就算恢复修为,做个普通人,或是重修,也绰绰有余了。”

    听得这消息,红发男大喜过望,不顾一切的冲入了卧室之内,借着有些昏暗的烛光,看着静静躺在病榻之上,满脸苍白的徒弟,不由眼中闪过泪花,对着那昏迷不信的徒儿道“我总算是对得住你父母。”

    这话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完全不顾此时苏尘的心情,一把拉过正沉着脸缓缓进入的毛大师,道“还请毛兄看看我这徒弟是否真的无恙了?”

    毛大师摆了个架势,随后缓缓的在病榻旁坐下,单手

    探出放在那苦主的手腕上,良久之后,才脸色有些骇然的怔怔看向苏尘,不可思议问“你是如何做到的。”

    听得此言,那红发男心中顿时大安,再看苏尘,只见他此时满脸颓然坐在长椅上,浑身湿透,脸色比躺在病榻之上的家伙还要苍白几分,心中愈发感激,当下对着虚弱的苏尘尝尝作揖行礼“多谢先生。”

    苏尘有气无力的抬手晃了晃,道“不必谢我,他的运气好而已。”

    红发男这一次却坚定的摇头,道“若无先生起死回生之术,哪有天时之说?请先生再受我一拜。”

    苏尘看着那不停作揖的男子,嘴角泛起意思苦涩笑意,有气无力的摆手道“好了,我昨日便说过,替你徒弟疗毒,只不过是我为吴昊做的一件小事,你不必谢我,从今日起,这一场恩怨,就算彻底清了。”

    “先生说的是,在下绝不会再找吴昊麻烦,也更不想去找他麻烦。”红发男语气坚决带着欣喜道。

    苏尘缓缓点了点头,只觉此间事了,心中一颗石头落地,不由也长舒了口气,下意识的便要站起身,却不慎险些摔倒,好在一旁林清婉眼疾手快急忙将他扶住,否则还真要摔跟头。

    本来按照机会,苏尘是打算用三天乃至更久的时间来疗毒的,但今日他状态不错,动手便停不下来,分三次疗毒与一次性完全将单独祛除体外,术后效果是不同的,一次性将丹毒逼出体外的效果显然是好于前者,这样体内不会有残留丹毒,留下后遗症的几率也小许多,也正因如此,苏尘一口气便将毒气全部逼出,费时费力,此时就像是与人大战了三天三夜,哪怕是有金丹的支撑,难免也肉身疲乏,以至于此时连站起身都有麻烦。

    被林清婉扶着再次坐下之后,苏尘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瓶丹药,递上前道“这里一共有十三枚解毒丹,每月服用一粒,一年后,丹毒症状应该全无。”

    此言一出,还未等那红发男接过,却听毛大师不知哪根筋抽了,当即冷着脸呵斥道“胡闹,他丹毒只状刚解,绝不可在服用任何丹药,你这样做,岂不是想害死他?”

    苏尘看着那满脸严肃的毛大师,不由的忍俊不禁一笑,苍白的脸色让他笑容显得有些诡异,那红发男踌躇了片刻,正不知听谁的好,苏尘却笑着说“我可记得你之前说过,我若能将此人治好,你便要拜我为师。”

    “不过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心胸狭隘,天赋平平,想要在丹道一途中再有突破,恐怕是很难了,再者说,我也不想收你这糟老头做徒弟,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此言一出,那毛大师却彻底炸了毛,满脸怒色指着苏尘道“无耻小儿,岂敢胡言乱语?”

    苏尘见他翻脸不认,倒也不意外,像是他这种靠诺大名声吃饭

    的炼丹师,若今日真拜了苏尘为师,以后江湖上可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苏尘可绝不想收这样的徒弟,方才的一番言语,只不过是想嘲讽这毛大师罢了,见他发作,苏尘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你不认账那就算了,我还真怕你就此赖上我了呢。”

    毛大师听完此话,心中更怒,寒着脸取出发起,对着苏尘声色俱厉道“黄口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今日我便给你个教训,免得你持才傲物,将来反倒是害了你。”

    苏尘看着毛大师那充满自我矛盾的脸,一时间有些想笑,但却又笑不出来,一旁的林清婉见此,寒着小脸护在苏尘身前,还未来得及说话,苏尘便在身后拉了拉她的手,道“你让开,我还不至于让女人替我挡剑。”

    说着,苏尘缓缓站起身,目光冷傲看着毛大师,仿佛生怕他不动手一般继续嘲讽“可怜,一大把年纪了,炼丹不行,治病救人的本领更是微末,我要是你,就从此消失在江湖中,免得今后被人嘲笑。”

    “狂妄之徒,看招。”

    话音才落,只见一个黑影从破窗而入,挥舞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毛大师那张老脸上,随后对着他大喊“就凭你也敢和人动粗,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说罢,不理会趴在地上找牙的毛大师,吴昊转过身,语气兴奋道“师…先生,他没事了吧?”

    苏尘缓缓点头,得到确切答案的苏尘松了口气,随后看了看那红发男子,取出一枚刚刚从苏尘手上拿到的通天丹,递上前道“这枚通天丹就算是我的赔偿,你收下,我们之间从今往后谁也不欠谁的。”

    那红发男看着吴昊手中那散发着宝光的丹药,顿时意动,不过很快便又摇头冷冷道“人已经没有大碍,我也不想和你多计较,你的丹药我不稀罕,今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江湖路远,再见无期。”

    说罢,红发男扭过身去照顾徒弟,不再理会吴昊。

    吴昊还要再说什么,苏尘却拉住了他,道“好了,我们走吧。”

    若是从前,吴昊尚没有今天这样听话,可此时见苏尘如此说,他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将宝丹收起,心中却是犯了嘀咕这些修士们平日里见了宝丹比见了爹娘还亲,为何现在却表现的如此不屑,这世界变了?

    苏尘带着吴昊准备离开,红发男终究还是起身相送,一直送到院门,目送苏尘消失在拐角,这才叹了口气,自顾自一般道“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有个好师哥不说,他师兄还有个好朋友,罢了,此事就此打住吧,恩怨两清,今后哪怕是见了他,也当不认识就是了。”

    且说苏尘,回到住处之后,在原处静养三日,便带着吴昊离开了渔岛。

    离开前,倒与智岸林凡见过一面,智岸也收到

    了蓬莱仙岛如意令,二人约好四十天后渔岛再见,而林凡,却依旧少言寡语,在交谈中,也不知他从哪里得知,说是西域一带流传着复活之术,打算前去碰碰运气,至于蓬莱岛一行,他却没有多大兴趣。

    苏尘怕他错过此次盛会,便告诉他也许蓬莱仙岛也有复活之法,听得苏尘此言,林凡便也决定与苏尘智岸二人同行。

    回到熟悉的天海市,苏尘终于如愿以偿的过上了遛狗逗鸟的闲散生活,一连七天下来,他整日沉醉与温柔乡里快活,浑然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

    这一日,苏尘在家呆着有些腻了,林清婉上班,陶宝宝上学,唐亦昕忙着打理老唐留给他的万亿家产,家中留下苏尘孤零零一人,闲的久了,难免想要找些事做做。

    回到地球以来,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以至于苏尘来不及去见他的众多情人们,在柜子里找出唐亦昕一大盒车钥匙,随手取出一把,便踩着拖鞋一路屁颠走下停车库,开上拉风的法拉利,没一会儿便驶出了别墅。

    一路上苏尘哼着小曲,心情愉悦,他本来是想去找柔姨的,只是正巧瞧见了一家熟悉的豪华酒店大门,便不自觉的将车子开进酒店停车库,下车后,看了眼时间,正是中午十一点半。

    走入大楼,身材苗条的迎宾小姐小脸相迎,专业而客气道“欢迎光临,先生有预定吗?”

    苏尘摆摆手,道“一个人,现吃。”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在迎宾小妹妹的带领下,苏尘乘上电梯,不一会儿,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拿着菜单,胡乱点了几个菜之后,便翘着腿拿出手机,准备拨通虞清秋的号码,美其名曰请她吃饭,实则可以免单。

    正所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苏尘打着如意算盘正得意间,餐厅外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特殊的,因身高体重习惯的不同,走路时发出的声音也有差别,苏尘习惯于这种细微的观察,他下意识的向悦耳脚步声看去,随后笑盈盈的放下手机,叫来服务员,拿着菜单对那服务员道“点菜。”

    “先生,您不是点过了吗?”那服务员有些疑惑问。

    苏尘淡淡道“这餐厅很不错,我忽然间觉得食欲大开,算了,不点了,这本菜单上所有菜都给我上一份,吃不完打包带走。”

    那服务员有些错愕的看着苏尘,确认了一番之后,这才确认一般问“先生,所有的菜都要一份?”

    苏尘看着眼前这老外,无比认真的点头,说“知道什么是土豪吗?看着我,我这样的就是土豪。”

    那老外忍俊不禁一笑,随后对着苏尘竖拇指,却拿着菜单笑盈盈看着苏尘,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道“先生您稍等,马上就上菜。”

    做完了前戏,苏尘正准备来个催人泪下的情人重逢

    ,却还未等他有所动作,那熟悉的脚步声向着他走来,随后在苏尘对面坐下。

    看着那种幽怨的脸,苏尘就知道不好搞,当下笑着说“我正想打电话给你,让你出来一起吃饭来着。”

    虞清秋看着苏尘,嘴角扯了扯,随后还不等他说话,便见不远处有名神色匆匆男子走入餐厅,四周扫视一眼,见到虞清秋后,便快步上前,笑着道“清秋,你刚刚说,今天要相亲?还是伯母安排的?不知道哪个家伙这么幸运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