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言情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简介-> 第686章:6赢的渴望

第686章:6赢的渴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赛波尔年纪并不大,但却显老,当初,他第一次参加格斗大赛,终结了老叶的不败传说时,那年他才刚刚十八,比叶风任大一岁,之后的比赛虽然失利两次,但皆因经验不足,二十岁那年开始,再次获得了冠军,并且一路碾压,终于达成了五连冠,现在只要报上他的大名,连决赛都不需要打,直接就能获得竞逐冠军的资格。

    他的皮肤黝黑,脸上似有横肉,天生凶相,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却让人感到他在暗暗的发怒。

    赛波尔同样也打量着叶风任,他格外仔细的看着叶风任,目光在叶风任全身上下扫视而过,随着比赛钟声敲响,赛波尔缓缓上前几步,与叶风任击拳之后,笑着拉着叶风任道“你父亲败在我的手上是因为大意,也因为那年的他已经老了,不适合在打无规则格斗,而你正当壮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格斗大赛,也是你最后的机会,希望你能牢牢握住,不过,你父亲不是我的对手,你也不会是。”

    看着赛波尔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叶风任只只是听了个似懂非懂,看着他语气淡漠道“我来不是为了他报仇。”

    赛波尔似乎学过汉语,闻言微微皱眉笑道“那你是为何?”

    “为了你,听说你很强,也为了看看,当年他到底是被什么人打败,仅此而已。”

    赛波尔发出了一声不伦不类的笑声“呼——你很好,不过,你还是来的太早,或是来的正好。”

    “怎么?”叶风任看着他问。

    赛波尔摇摇头“如果你是抱着来战胜我的念头,那你来的太早了,我还没到你父亲那样的年纪,不是你这种毛头小子能够打败的,如果你只是想来看看我到底有多强,那么你就来对了,也许再过几年,我也会和你父亲那样,各项数值明显下降,不过我不会似你父亲那样愚蠢,明明已经苍老,却还认为靠着经验能够一直赢下去,我会激流勇退,所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将来无论什么时候你再来找我,无论是切磋还是报仇,我都不会和你再动手了。”

    叶风任闻言嘴角泛起一丝笑“我觉得今天我来的正巧,而且,我会打败你,不过你今天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心不在焉的样子。”

    赛波尔看着叶风任,目光逐渐冰冷“如果你是老叶,或许能明白,但你终究不是,你只是一个什么事也不懂的小屁孩,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

    “放心,我也不会留情面的。”

    说罢,二人拉开距离,随后再缓缓接近,众人见他们终于开打,兴奋的瞪大眼珠看着大屏幕。

    面对宿敌,叶风任心中充满了期待,初选晋级之后,他似乎就被盯上了,这一路打加赛上来,心中在于积郁已久,终于,他走到了赛波尔的面前,叶

    风任不相信他会打假赛。

    方才的话只不过是试探,从赛波尔的反应来看,叶风任确实感受到他似乎在上台之前就承受了一些外在的压力,不过叶风任知道,那些压力,想必是与他无关的,他现在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拼尽全力,将眼前的人打倒,或是被他打倒,不论生死。

    二人接近了,叶风任试探性的出了一拳,对方只是拿拳格挡,似乎在试他的拳力,确认了之后,赛波尔再次拉开了一段小距离,随后缓缓的向着叶风任逼近。

    叶风任紧紧盯着他的左拳,因为他知道,父亲就死在了他的左拳上。

    赛波尔也注意到叶风任的眼神,笑着说“放心,多年前与你父亲的那一战,我的右手已经废掉,根本出不了拳,你只需要防我的左拳,就足够了。”

    这话像极了烟雾弹,他越是这样说,叶风任越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赛波尔的右拳上,就在这时,赛波尔的左拳却迅如闪电一般的打出。

    叶风任见识过苏尘的左拳,此时再面对赛波尔的出击,应对显然要从容许多,只见他稍稍向后撤了一步,闪躲已是来不及的,他只能举起手臂,准备试试这一拳到底有多重。

    砰的一声,叶风任只觉一股大力从双臂处传向全身,这种剧烈的震动使得他内脏也随之颤抖,若是此时他有些疾病,估计这一拳就能要他小命。

    不过叶风任不仅没病,而且正当壮年,他后退了好几步卸力之后,仍然无法将体内的那股奇怪的力量卸去,他还没来得及喘过气,只见赛波尔猛然向他扑了过来,势如猛虎扑食,凶猛异常。

    叶风任一惊,下意识的侧身想要躲避,但已经晚了,二人齐齐倒在地上,赛波尔一个翻身便骑在叶风任身上,抬起拳头便毫不留情的砸下,这一拳若是打到头部,叶风任少不得要颅脑大出血,当场毙命不可。

    叶风任完全没有想到过赛波尔竟能在保证力量的同时,速度也如此快,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终于不敢再隐藏什么,只见他先是下意识的将头一歪,随后腹部猛然用力做了一个向后倒的姿势。

    他身上的赛波尔身子测斜,拳头也慢了几分,就在这时候,叶风任右手抬起,用手膝关节将对方的拳头挡了下来,随后再一用力,身子彻底向后翻了过去,赛波尔则向前一扑,二人纷纷解围。

    这次,叶风任比赛波尔更快一些,只见他翻过身后,便快速的向着赛波尔扑去,一手紧紧抱住了对方的一条腿,使其动弹不得,双腿紧扣对方右手。

    赛波尔陷入困境,若是寻常人被苏尘简化的这一招锁定,想要挣脱是绝对不可能,除非赛波尔重演旧梦,这次以牺牲一条腿或是一只手的代价,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叶风任也这样想时,他忽然觉得双腿紧

    锁的那只手臂忽然轻飘飘的,人类快速的神经传感告诉叶风任,对方并未解锁,他右手的小臂以极为复杂的纽扣式锁技被他紧紧控制,但诡异的是,这只手臂的角度,似乎变了。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见那赛波尔的左手手臂竟不可思议的向外弯曲了八十度,寻常人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就算是武林高手,也只有专修缩骨的武者才有可能让手臂的小臂垂直向下,要么是彻底脱臼,要么就算骨折。

    叶风任的判断很快,他扫了一眼对方手臂皮肤,没有见到任何断裂骨头的痕迹,首先便排除了骨折的猜测,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他的手脱臼了。

    叶风任的反应速度不慢,既然对方的右手脱臼,哪怕他这是一只废掉的手,那也绝对能够让他输掉这场比赛。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赛波尔对于自己手臂脱臼似乎没有任何意外,反而像是早就有所准备一般,只见他顺利的将那只脱臼的手臂从叶风任的锁技中抽出摆脱,随后右手迅速的在地上猛一摁,叶风任听到一声脆响,那是脱臼之后归位的声音。

    当他意识到不妙时,时机已晚,赛波尔已然全身而退,并且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地上满脸错愕正极力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起身的叶风任,冷笑道“你比你爹更蠢。”

    话音都还未落,他已然猛地一脚踢出去,正好替中了叶风任腹部。

    砰的一声,叶风任整个人在地上滑出数米,口吐鲜血,无规则格斗是不允许戴护具的,这一脚足够要一个普通格斗选手的性命,哪怕是带上护具,也是不死即残,可见力量之大。

    叶风任在捂着剧痛的腹部不停的咳血,没一会儿便满脸通红,沾满了血渍,身体也时不时的抽搐,显然受了很重的内伤。

    而赛波尔却并没有就此住手的意思,只见他扑到叶风任身上,挥舞着拳头,向着叶风任的头部“砰砰砰”如同打沙袋一般。

    在赛波尔的认知中,叶风任被他踢中那一脚,他就已经赢了,此时要做的就是将巨大优势彻底转化为胜势,所以每一拳,他都全力而出,他期待看着叶风任拳套击打地面,至少那样,叶风任还能捡回一条小命,也许下辈子生活不能自理了,但至少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吗?

    然而,令赛波尔失望的是,小叶不是老叶,他虽然没有老叶那样精湛到极致的格斗技巧,也没有老叶丰富的经验,但他拥有的,老叶却未曾拥有过,那就是一个拳手,一个格斗家或是天生,或后天培养的素质,二字概括“不怂。”

    哪怕是此时,叶风任已感到身体即将进入休克状态,但依旧凭借着年轻气盛,凭借着那一口气,咬着牙坚持着。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不仅仅是因为眼睛站满了鲜血,而是几次的重拳击打在他的头部

    ,令他意识模糊。

    台下的人,有一半在狂吼,有一半在欢呼,狂吼的那一半个个眼睛瞪圆,面色凶恶,大喊着“站起来,给老子站起来啊。”这些人是下了重注买叶风任胜的。

    而另外一半已经欢呼雀跃准备庆祝的人,则是买了赛波尔赢的,一时间,整个场子变得混乱不堪,有人在怒骂,有人则大笑,有人口水乱飞的狂吼,就有人脱下鞋子袜子甚至是内裤往格斗场内丢,苏尘头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条性感丁字裤,弄的他差点炸毛。

    而台上,叶风任还在坚持,只有他在坚持,所有买他的人都已经认定,他输定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而坚持。

    恍惚中,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叶风任,别忘了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你要赢,要赢,要赢,对,我要赢……”

    “啊……”

    叶风任发出了一声凄厉打大叫,只见他疯狗一般,竟开始还击。

    他的拳,轻飘飘的落在赛波尔的下巴上,随后无力的垂落,赛波尔微微一愣,随后,抬起手,一拳打在叶风任的鼻梁上,也许是叶风任的鼻梁骨异于常人的坚硬,竟没有断。

    叶风任再次抬起手,似没有力气一般在对方的胸口一锤既落,回应他的是赛波尔的重拳。

    然而,这一次不同的是,当赛波尔重拳即将落在他脸上时,叶风任忽然瞪大了充血的眼珠,眼珠里的鲜血不知是从眼珠里流出还是从口鼻流向眼眶,此时圆瞪着,显得格外的恐怖。

    这一次,他的头比对方的拳头动的更快,在拳头落下时,头部一歪,躲过了这一重拳。

    赛波尔微微一愣,见自己一拳打在地上,正要再来,却方向一股力量让他向前方倾斜。

    与之前一样,这是苏尘教给叶风任摆脱困境的武技之一,面对叶风任的故技重施,赛波尔冷笑一声,猛地向后坐去,他要让叶风任动弹不得。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错了,叶风任方才的举动,似乎在刻意引诱他此刻的动作。

    之前,赛波尔的打屁股就坐在叶风任的胸口处,叶风任上半身根本无计可施,想要摆脱困境,只有利用双脚弹力将对方甩开。

    本来是这样的,可当赛波尔意识到对方即将这样做时,却果断的向后移位,正巧坐在了对方的裆部,这姿势看似暧昧,但实则却给叶风任了一次绝地反击的机会。

    对于叶风任的身体素质而言,只要不是胸部被压制,他的上半身就可以解放,上半身可以直立,也就意味着这一次,他有出拳的机会。

    所以,当赛波尔意识到中计时,叶风任已然挺身而起,抬起了手,却并非用拳,而是以手肘为进攻的武器,腹部九十度转完,运力完成,巨大的力量集结在他的手肘那一刻,正巧,这一击肘击落在了赛波尔的太阳穴上。

    赛波尔歪歪倒下,叶风任顺利翻身,他站起身,身体却晃了晃,险些再次倒下,而地上的赛波尔已然双眼直翻白,但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神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