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言情 ->一生死局简介-> 第一百五四十四局 梨花

第一百五四十四局 梨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军营里面,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夫们头头的老大夫一脸震惊的看着冲进自己军营里面的两名身上全部都是汗水的士兵,不是这个大夫大惊小怪,而是确实是牛大的养父的情况,对于现在的严峻的局势来说,十分的不一样,十分的异常,十分的非同寻常,要是他们能够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人家不会感染疫情的话,那么是不是就能缓解那些正在感染疫情的患者的症状,说不定还能以此得到一些根除这个疫情的方法。至于那些还没有感染疫情的民众,就让他们服用现在制出来的药剂,让他们增强自身的抵抗力,能够完美地抵抗现在的这个疫情。

    “我们刚才发现了一例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士兵们能够理解老大夫现在的激动的心情,所以他们并没有因为老大夫的语气而感到不耐烦,他们最开始看到牛大的养父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激动的心情,那可是比他们现在面前的这个老大夫,看起来还要夸张上不少的。

    “那个老人家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快快快!!”老大夫虽然白发苍苍,驼背弓腰,老眼浑浊,但是,他的腿脚还是十分的利索的。他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药箱以后,就冲到了站在军营外面的两个士兵的面前,一边用手指挥着这两个士兵带着自己去看看那个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一边在自己的嘴巴上面,开始了跟连珠炮似的问话。

    “你们是在哪里发现那个老人家的?老人家的身边有没有一起陪同的家人?这个老人家有多大年纪了?这个老人家现在的状态是不是健康的?老人家的家人是因为感染了疫情,所以没有跟在老人家的身边呢,还是一些别的原因?你们有没有保留这个老人家身上的物品?老人家身上的物品有没有什么异样的?你们有没有妥善地把老人家安顿好?你们有没有给这个老人家做一些基本的身体检查?老人家现在的意识是否清晰?你们没有对这个老人家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吧?“老大夫的发问十分快速,两个士兵纷纷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在下一刻就要炸开一样。他们实在跟不上老大夫的问话的速度,所以,他们很干脆的就没有回答这个老大夫了,他们装成了一副完全没有听到这个老大夫的问话一样的表情,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试图将这个满腹疑惑的老大夫赶快的送到刚才用来安顿那个老人家的军营里面去。只有真正的看到了那个老人家,这个老大夫的那些疑惑才能真正的解决掉,现在在这一路上,不论他们说些什么,这个老大夫都不如自己真实的去看下那个老人家来的直观。

    很快的,这两个士兵就将老大夫带到了这个用来安顿这个与众不同的老人家的军营,不过

    ,让这两个士兵还有老大夫惊讶的是,整个军营里面,除了床榻上的被褥凌乱了一些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生活的痕迹,也就是说,那个老人家,趁着那两个士兵没有看守着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跑走了。军营不同于别的地方,就算是现在死的死,伤的伤,但是该有的防护还是有的,换言之就是,如果这个老人家要趁机逃跑的话,一定是会被发现的,可是看样子这个狡猾的老人家已经走了很久了,不过,要不是他们现在带着老大夫过来的话,还发现不了,这个老人家已经自己偷偷跑走的事情。姑且不论这个老人家是什么时候,利用什么方式逃跑的,也不说这个老人家逃跑的目的和逃跑的原因是什么,总之这个老人家,现在已经逃跑了,这个时候再去思考,为什么的话,显然是没有什么用的,现在要紧的是,看看能不能寻找回来这个狡猾的老人家,然后,跟这个老人家达成一起治疗疫情的共识。

    “辛苦你们了。”老大夫虽然没有看见那个神奇的,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但是他并没有怀疑这两个专门跑到自己的军营外面,将这件神奇的事情告诉自己的两个士兵,试想,这两个士兵同样是有很大的几率会感染这次的疫情的,即使他们的体制很好,但是比他们体制更好的士兵,都因为过度接触了那些已经死去的民众的尸体,现在变成了那些尸体旁边的另外几具尸体。大夫知道不用自己跟这两个士兵说明,这两个士兵都会自动的请命去将那位神奇的没有感受疫情的,现在看起来,身体应该十分健朗的老人家请回军营里面。果不其然,这两个士兵当真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以后,立马就消失在了原地,他们留给老大夫最后的一句话就是“去去就回。”

    老大夫十分期待地看向了这两个士兵离开的地方,对于期望这种东西,还是要相信一下的,要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期望,还能指望现在有谁能够相信自己的期望呢?再说了,现在自己的这个期望,就是现在整个军营里面所有剩下的这些人里面的期望,自己作为这些人里面剩下来的唯一的一个职位稍微高一点的人,肯定是要表现出比自己底下的那些人更加的相信这个期望才行,不然的话,自己手底下的这些人要怎么活啊?现在除了自救,他们没有任何别的方法了,所以,自己肯定是相信任何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以带来转机的事情。

    两个士兵在追击牛大的养父的时候并不知道牛大的养父并没有离开原地,牛大的养父现在其实将自己的身形隐匿了起来,躲在了刚才自己被安顿的军营里面,牛大的养父在自己睡醒的时候,本身是想着逃跑的,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那

    两个士兵就带着那个老大夫走了进来了,这一下子,牛大的养父完全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完全由自己的身体本身机能控制的,将自己身形隐匿在了这个房间里面,然后默默地观察这个房间里面发生的那些事情。随后,牛大的养父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对于这三个人来说,好像是有些重要的呢,牛大的养父纠结了,他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出现在这个看起来十分伤心的老家伙面前,这个老家伙看起来比自己现在的这个苍老的样子要老上不少,他的背比自己的背要弯,他的眼睛比自己的眼睛要浑浊,他的头发跟自己一样的雪白,只是自己现在还有浓密的头发,但是这个老家伙现在就只有稀疏的白发了。不仅如此,牛大的养父还发现自己面前的那个老家伙的眉毛,好像已经秃掉了,牛大的养父不由地庆幸了起来,幸亏自己是个鬼族,身体比人族的要强壮不少,就算等到自己老了以后,自己只会出现一些衰老的面容,但是其他的那些征象,还是依靠自己体内贮存的那些元力来修复的,虽然十分的浪费这些元力,不过力量本身就是要拿来用的,自己虽然没有将这些力量运用到很高大上的地方,但是自己的的确确的在使用在使用这些力量,并没有只是简单的将这些力量贮存在自己身体里面而已。

    牛大的养父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自己或许真的可以现身去帮个忙?可是当他摸到自己腰间的荷包以后,牛大的养父蹑手蹑脚地朝着西边离开了这个硕大但是却异常空旷和安静的军营,他还是要接着去完成自己的这个计划的,毕竟,如果不完成的话,自己的三个儿子跟自己都是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命丧黄泉的,所以,即使他十分的同情现在的这个看起来十分悲伤的,比自己苍老许多的老家伙,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牛大的养父离开军营以后,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呆过的地方,这里就是人族的军营吧,想必我们族里的军营跟这里的设计也是相差不了多少的,只是为什么人族的这个军营看起来十分安静,要不是自己是被这两个士兵抓回来的话,自己是真的不敢相信,这样子一个安静的地方,竟然是自己一直感到十分害怕的军营。

    牛大的养父回头看了不久,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坚定地朝着远方走去了,自己不是一个人,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要照料,自己还有自己的梦想没有实现,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到,自己的三个儿子的年龄还不够大,都还没有成家,也还没有立业,自己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喜好就将自己的家人全部抛弃?牛大的养父一边朝着前方的道路前行着,一边在自己的内心给自己洗脑,他不能因为对这个安静的军

    营感兴趣,就这么不顾责任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留在这里。

    牛大的养父的人品虽然很糟糕,但是他还是有一些自己的闪光点的,比如说现在的这个情况下,牛大的养父,没有任何的犹豫,就选择了自己的家人们,而不是顾着自己的利益,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牛大的利益,根本不在牛大的养父的考虑范围之内,当然即使是牛大的养母,实际上也是不会顾虑到牛大的利益的,就算是跟牛大一起长大的那些没有血缘的兄弟姐妹们,也是跟牛大的养父母一样的,从来不会顾及到牛大的利益。

    牛大的养父走了很久很久,最终终于走到了一局的门口。牛大的养父力竭地将自己腰间的荷包放进了一局大门上的那个小匣子,一时体力不支,就这么晕倒在了一局的大门面前。牛大的养父晕过去了以后,刚好被住在一局对面的,推开门打算出去玩的朱老爷子看见了。朱老爷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掉牛大的养父的那张脸,就是因为这个人,所以自己才没有跟自己喜欢的女子在一起,这个男人当初在自己和姚妹就快要订婚的时候,插了一脚,结果姚妹就这么离开了,虽然这个男人一样的没有娶到姚妹,但是朱老爷子只是觉得牛大的养父是活该,别的任何同情的情绪,他都觉得牛大的养父会玷污掉。

    朱老爷子站在了牛大的养父的面前,用自己的脚狠狠地踢了一下牛大的养父的脑袋,同时他的嘴巴里面啐出了一口唾沫,朱老爷子是真的很讨厌牛大的养父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朱老爷子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按照道理来讲,就算有再大的恩怨,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也该要淡化了,也该要放下了。朱老爷子在没有看到牛大的养父的时候,也确实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但是等到他看见了牛大的养父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有这样的一件事情,是经历了这么多的时间以后,也没有办法忘记的,这样的一个认知让本来就不喜欢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朱老爷子立马又对着牛大的养父的脑袋补了一脚。

    不过,这个曾经发誓自己不会离开鬼族领地半步的家伙,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鬼族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朱老爷子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鬼族的一些事情,他本来就已经很受累了,他本来以为现在鬼族的情况会比以前好上一些,不过,牛大的养父的出现,却狠狠地打了朱老爷子的脸。现在鬼族的情况,肯定不是自己所以为的那么好,说不定现在的鬼族,正在经历一些很不好控制的事情,真不知道蒋大头和刘小头能不能够将那些事情全部处理好。

    鬼族里面不

    仅有纯粹的鬼族,比如现在实力在鬼族排第一的蒋大头,鬼族有的更多的是身上参杂了其他血脉的半鬼族,就比如朱老爷子和刘小头。半鬼可以说是鬼族的中坚力量,可是鬼族的很多纯粹的鬼族却十分的瞧不起半鬼,他们很多人都觉得半鬼就是自己的奴仆,自己完全不需要去照顾任何半鬼的情绪,自己甚至可以对这些白吃了鬼族的粮食的半鬼们为所欲为。

    朱老爷子上一次回去鬼族就是为了解决半鬼饱受欺压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朱老爷子将那些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那些所谓的纯粹的鬼族借机发挥关进牢笼里的半鬼们,偷偷地带出了鬼族的领地。朱老爷子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却让朱老爷子自己和那一帮被他带出来的半鬼们,以后再也不能回到鬼族里面去了。鬼族的律法十分的严苛,像是这些越狱的半鬼,以后只要是回到鬼族的话,都是要被剥夺生命的,像朱老爷子这样的帮凶,以后回到鬼族的话,不仅是要被剥夺生命,还会出现连坐的处罚,也就是说,朱铁柱因为他爷爷的这个行为,以后也不能回到鬼族里面去了。

    朱老爷子虽然很不喜欢牛大的养父,但是现在让他十分在意的事情是现在的鬼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现在需不需要做些什么事情。出于这样的两个目的,朱老爷子就凭借自己十分强壮的身体,将自己的这个死对头,从地上拖回了自己家的店铺里面。李大郎看见朱老爷子将牛大的养父拖回来了以后,心里不由地嘀咕了一句爷爷怎么又带回来别人了。李大郎不知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自己的印象里面,这次应该是朱老爷子第一次带回别人,自己为什么总会觉得,这个人是朱老爷子再次带回来的人?想归想,李大郎还是很快的就将自己的想法收了回去的,朱老爷子毕竟是个老人家了,让他一直拖着这么重的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不人道了,于是李大郎很快的就跑到了朱老爷子的身边帮忙将牛大的养父一起拖了回来。

    “不要让他睡在床上,他脏死了。”朱老爷子气喘吁吁的,他果然老了,只是这么一段距离,自己就受不了了,看来自己以后是要坚持锻炼自己才行了,不然的话,自己以后还能做些什么?朱老爷子十分害怕自己以后什么都不能做了,这样子的自己,是会让自己不耻的,因为自己以后就要做一个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贡献的废人了,光是做废人也就算了,关键的是,自己还要拖累自己的孙子和大郎,朱老爷子每次想到这样的事情,心情就会十分的复杂,他不希望自己以后会变成那样子。李大郎和朱铁柱没有想到的是,本身先前那个一直不听劝的朱老爷

    子,竟然在他们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自己一个默默地开始了锻炼起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开始时刻关注起了自己的饮食。

    朱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吃喝嫖赌,没有一件事情是朱老爷子不擅长的。关键是,朱老爷子擅长这些吃喝嫖赌的事情也就算了,朱老爷子的能力一点也不差,在自己不过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当上了蒋大头的第一人辅佐官,随后朱老爷子就一直担任着蒋大头的辅佐官里面的小头目,可以说,在朱老爷子离开鬼族跑到人族来养生以前,蒋大头和刘小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可是自从朱老爷子离开了鬼族以后,蒋大头的辅佐官里面的小头目就换成了一个非常喜欢阴谋论的小胡子。这个小胡子就是蒋大头和刘小头后续的矛盾会在朱老爷子离开以后激增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推动者。

    朱老爷子在没有碰到一个叫做姚金铃的女妖族之前,一直混迹在各个软玉温香身边的,那个时候的朱老爷子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姑娘,不过他十分享受那些姑娘向自己投递过来的爱慕的目光,在那样的目光之下,朱老爷子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量,尽管自己并不喜欢那些姑娘,但是既然这些姑娘都对自己感兴趣了,自己这么直接地就去拒绝她们显得自己很没有礼貌,出于这样的原因,朱老爷子一直跟自己身边的那些爱慕自己的女子保持着十分暧昧的关系。这样的一种关系,让朱老爷子身边的其他人看见了,都在朱老爷子的背面,暗暗的唾弃朱老爷子的行为是在玩弄这些女子的感情。

    牛大的养父,当初是跟朱老爷子平分秋色的,另外一家的纨绔子弟。不过,不同于朱老爷子的是,这个牛大的养父十分的专情,他不像是朱老爷子那样混迹在各个软玉温香之间,他有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所以,对于那些跟自己示爱的女子们,他都是十分直接的拒绝的。不过,牛大的养父虽然不玩弄感情,但是他玩钱,而且这钱一玩,就是将整个家产都赔进去了,牛的的养父将自己家的祖产,全部都赔进了赌场里面。

    一个玩感情,一个玩钱,按道理说,这样的两个不同类别的纨绔子弟,就算不能成为最好的朋友,也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冲突的,但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牛大的养父钟情的女子,恰好沉溺进了朱老爷子的甜言蜜语,将牛大的养父对自己的百般示好,全部都抛之脑后了。得知自己钟情的女子,将在三个月以后嫁给另外一个男子,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而知道这个残酷的消息的时候,牛大的养父刚刚从赌场里面出来,就在刚才,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牛大的养父将自己的全部身家,包括自己

    的祖产,全部都抵押给了赌场。这样的双重打击之下,牛大的养父觉得自己像是被上天抛弃了一样。刚好牛大的养父经常去的这个赌场刚好是朱老爷子的产业,牛大的养父当时觉得肯定是朱老爷子在暗地里给自己下绊子,于是年轻气盛的牛大的养父,就这么凭着自己的一身勇武之力,气势汹汹地冲到了朱老爷子的面前,说是要讨一个说法。

    朱老爷子在那个时候,正好在准备自己三个月以后的大婚,这个时候正是忙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搭理这个没有提前预约就跑到自己面前来的穷鬼。于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面,朱老爷子就让自己家的下人很随意地将牛大的养父给打发走了,当然在赶走这个朱老爷子觉得的穷鬼的时候,朱老爷子还特别体贴的让自己的侍从打发了一袋用荷包装了大概有四五十两的碎银,给这个不分场合的来打扰自己的穷鬼。

    牛大的养父虽然好赌,但是他是个很有学识的家伙,虽然这个很有学识,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他觉得这一袋子碎银就是朱老爷子在侮辱自己,朱老爷子在侮辱自己作为读书人的风骨!牛大的养父那个时候还没有经历过,没有钱的,有了上顿没有下顿的颠沛流离的日子,所以,他从客气的侍从的手上接过了那袋钱以后,将里面的碎银全部都掏了出来,握在自己的手上,随着他手上的一个用劲,那些碎银全部都洒落在了地上,牛大的养父当时看见了朱老爷子的侍从的发青的脸色以后,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与之相反的是,他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是棒呆了,于是他狂妄地笑了起来,并且放出了自己的幼稚的狠话“告诉你们家当家的,他抢了我的女人,我一定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朱老爷子那个时候也十分的年轻,自然也是年轻气盛的,乍一听到这样的话语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于是,朱老爷子也跟着做了一件十分幼稚的事情。他在某天巡查自己的产业的时候,发现了牛大的养父的家族的产业都在自己名下的时候,朱老爷子很愉快的将这些继承了十几代的产业,统统用一把大火烧了干净,然后放出的话是这样的“这新接手的产业,在原先主人那里的时候,好像不干净,我从来不屑与这些污秽的为伍,眼不见心不烦,索性一把火烧了,这样子也留的一个清净。”

    这样的话语和这样的行为放出来了以后,牛大的养父气得肠子都是青的了,他本身打算自己好好地赚一笔钱以后,再用那笔赚回来的钱财,将自己的祖产从朱老爷子的手上买回来,不过现在看起来自己似乎不需要再去买回来了,这下子连买的机会都没有了。牛大的养父这下子是真的恨

    上了朱老爷子,夺妻之仇,灭族之痛,这样的双重打击,让牛大的养父不得不做了一件自己原先十分看不上的事情,那就是大肆地抹黑朱老爷子的名声。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牛大的养父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他觉得这样侮辱他人名声的行为,其实就是在杀人,只是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朱老爷子个自己心爱的女子成婚了,他现在满脑子想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主意,只要朱老爷子的名声臭了,自己喜欢的那名女子,自然是不会嫁给朱老爷子的,跟那个女子相处了十几年的时间,牛大的养父还是摸的准自己喜欢的女子的个性的。

    果然,在牛大的养父的抹黑朱老爷子的计划启动了以后,那个让朱老爷子和牛大的养父同时惦记着的女子,先是说自己的一些事情冲撞了事先定好的婚期,于是她决定延缓自己和朱老爷子大婚,再到了后面,谣言愈演愈烈,也越来越精彩了以后,这个女子直接单方面的宣布了自己和朱老爷子解除了婚约,然后,火速地嫁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书店的小老板,随后,这个女子就跟着那个书店的老板消失了。

    朱老爷子觉得自己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几岁一样,他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好不容易喜欢的女子,在自己最后就快要接近的时候,竟然因为这样的一些原因,永远地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说实话,如果那个女子最后嫁给了一个比朱老爷子的能力更加出众的人,朱老爷子也不至于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主要是那个女子最后嫁的人实在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这样的一个不公平,不对等,让朱老爷子一下子就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很难出去了。

    跟朱老爷子一样陷入死胡同的还有牛大的养父,牛大的养父的剧本的设定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子在发现了朱老爷子的龌龊和恶心以后,会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里面,跟自己完成婚约,但是出乎牛大的养父的意料的事情是,这个女子在最后竟然会选择嫁给一个那么平凡,那么跟这个女子闪光的出身不一样的男子。

    女子的出身是十分的高贵的,但是女子的出身,放眼整个妖族,只有从小就认识女子的牛大的养父知道。女子不是一个普通的妖族,女子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是当代的妖族的族长赤魇和长老红雨,至于为什么女子姓姚,这就是因为牛大的养父的原因了。女子既然是赤魇的女儿,自然是跟着赤魇一个姓氏的,只是在刚刚来到鬼族的时候,女子还不会说鬼族的官方话,只会说自己的妖族话语,这一下子,两个不同种族之间的语言,就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妖族名字叫做赤莎的女子的鬼族名字,当然这个名字是牛大的养父根据女子的

    自我介绍的时候,自己音译出来的名字,姚金铃。

    赤莎那个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变成了姚金铃,就用微笑表示了自己的赞同和默许,等到赤莎长大了以后,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她也懒得去纠正了,第一,她周围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以姚金铃称呼她了,第二,在她长大以后,因为人族的介入,各个种族现在都在说人族的官方话,这些一下子就显得无所谓了。

    姚金铃这样的一个出身高贵的女子,虽然说不一定要在自己以后嫁给一个跟自己身份差不多的人,但是她夫婿的人选,总归不能是出身太低微的,起码要能够达到姚金铃的身份条件的一半才行。不过,这个小书店的老板,何止是没有达到姚金铃的出身的一半,他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达到。这个小书店的老板的家里上上下下,都是鬼族一条菜市场的街上,依靠卖羽为生的粗鲁的鱼贩子,这个小书店的老板还真是这家人祖上积了不少德才有了这样一个可以吃书香饭的后代。不过这样的家庭背景,放在姚金铃的出身背景面前,那是真的不够看的。

    牛大的养父心里万分的憋屈,然后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任何的事情,不过既然现在事情不对劲了,那就肯定是有个人做错了什么,当然的,牛大的养父很轻易地就将这个导致出现现在这个跟自己的设想十分不搭界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结果的原因归咎在了朱老爷子的身上。对,没错,就是这样,牛大的养父非常坚定自己心里的想法,要不是这个花花公子玩弄其他姑娘的感情,金铃也不会现在被逼无奈之下,嫁给那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卖鱼的书贩子。金玲嫁给那个卖鱼的书贩子,肯定是为了不让自己被那个姓朱的针对,金玲对我这么好,我却不能回报金玲别的好东西!

    跟他一样的是,朱老爷子也在这样的一件荒谬的事情,归因到了别人的身上。朱老爷子唯一跟牛大的养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牛大的养父觉得千错万错,全是朱老爷子的错,而朱老爷子则认为,不过发生了什么,都是因为牛大的养父的原因。这样的两个人,互相将对方当成了那个导致这样的一件事情的搅屎棍,自然的,这两个人在以后的见面中,也是十分具有火药味的。不过这两个人虽然都十分的喜欢姚金铃,他们自己都在后期为了自己的利益,娶了另外的女人,因为这样的事情,这俩个人又开始在自己的心里给对方记下了一笔,但是他们永远都只会给对方记下一笔。

    朱老爷子看见李大郎将牛大的养父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他的喉咙里面情不自禁的发出来一声冷哼,然后挥手赶走了想要留在房间里面缓和气氛的李大郎,现在的这样一个情况,

    根本不需要什么缓和气氛,自己就是看不得自己的死对头不仅睡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睡的十分的舒适,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不仅如此,这个死对头的身上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件衣服,既然是因为大郎实在没有了合适的衣服,才拿了自己的衣服给这个死对头穿,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是大郎的错,而是现在的这个谁的比猪还要沉的的人的错。

    朱老爷子十分爱惜的衣服,所以,既然这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被这个自己最讨厌的死对头穿在了身上的话,朱老爷子肯定是不会对这件衣服做什么事情的,但是,他可以对自己的死对头做一些别的事情,这些事情虽然不至于会要自己死对头的性命,但是肯定是会让自己的这个死对头难受上几天的,想到自己的死对头会因为自己等会要做的事情,难受上几天,朱老爷子现在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了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朱老爷子这边在完成子的恶作剧的时候,弦安终于来到了姜辛和他师父的秘密住所。这个住所,巧妙地利用了视觉上的错觉,将一个非常精巧的小院子,融合进了两个峡谷之间的间隙里面,不仅如此,这个小院子的外面,还被一层又一层的像是瀑布一样的爬山虎一样的植物,遮盖住了所有的出口和入口。弦安站在一大堆茂密的爬山虎面前,细心地观察了起来,自己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的爬山虎好像有一些的不一样,好像只有这里的爬山虎的附近有一些鲜艳的小花。这些小花看起来十分的娇艳,一点都不像是什么山谷里面清新脱俗的那种小花,看起来倒像是那种山谷里面引诱行人的,长相十分艳丽的路边的小野花。弦安知道,这里一定是一个危险的通道,不过现在的时间十分的紧迫,弦安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现在的这个时候,突然跳动的特别的快,就像是即将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这样的一个情况,让弦安不得不放弃了去思考其他的所谓的安全的进入这个小院子的方法,弦安现在打算自己硬闯进去,没办法,毕竟她现在的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她必须要尽快的完成现在的这个过程,然后赶紧带着姜辛和在姜辛的背后帮着姜辛的那个人一起回到一局去。

    弦安没有丝毫的迟疑就踏进了那个路边点缀着长相艳丽的小花的小路,随着弦安的步伐一步步的接近姜辛和他师父的小院子,路边的野花的数量就变的越来越多,不仅如此,那些野花的长相也变得越来越妖艳,一个个的就像是恨不得自己是个娇俏的女子一样。不过,即使这些花再怎么的漂亮,在怎么夺人心目,弦安都没有对这些路边的小花回报以热诚和欣赏的目光,就好像在弦安的世界里,这世界万物都不能够吸引

    她的注意一样,不光是这些小花不行,而是任何事物都不行。弦安很快的就走到了这条小路的尽头,在小路的尽头,再也不是长相艳丽的小花了,而是一棵瘦瘦小小的梨花树,梨花树上全部都是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洁白的,细细软软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梨花。

    弦安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一场斗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