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其它 ->重生浪潮之巅简介-> 第七四一章 又有事情找四上门了

第七四一章 又有事情找四上门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莫斯科大酒店。

    听完马昀的汇报之后,方辰的神情骤然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老爷子会这么狠,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惊天动地,这简直就是要把方爱军给困死在俄罗斯的节奏,尤其流放北海这一点,真有惊到他了。

    难道要让自己这亲二叔学苏武吗

    只不过,苏武回国之后,汉昭帝特命苏武可以带一份祭品拜谒武帝园庙,这通常是灭国之将,擒敌酋献于陛前,才能得以的殊荣。

    因为通常来说,只有皇帝才能向历代先帝祷告。

    随后苏武官拜典属国,俸禄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官田二顷,住宅一处,并且还是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而跟苏武一同持节不屈的九人,三人得封中郎将,六位乡人年老返乡,各赐钱十万,终身免徭役。

    至于说方爱军,大约是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九爷,要我说,七太爷的事情,四太太爷已经有了决断,您就别管了,随七太爷去吧,以我看,您直接把他给发配的远远的,省的以后为他心烦。”

    吴茂才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从他的表情态度来看,他显然没有半点把方爱军真当做七太爷来看的意思。

    他对外公,对四太太爷,对九爷的尊重那自然是不用说的,为了这三人,他命都可以舍了,但对于方爱军这种,打小就欺负他,抢外公和四太太爷给他水果糖,烤玉米,烤红薯的人,他真没有半点尊重。

    再者说了,他和方爱军的年龄本来就相差不大,从小也没少打架,所以说辈分归辈分,尊重归尊重,这是两码事。

    马昀用赞许的眼神看了吴茂才一眼,吴茂才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对他心了,依照他的意思,也是把方爱军发配的远远的最好。

    说实话,对于方爱军,他的感情很复杂,他对方爱军十分的不喜欢,而且这种不喜欢,并不是因为方爱军这个人人品太差,他才不喜欢的,他对方爱军的不喜欢是种本能的厌恶感。

    也就是说,只要方爱军存在着,在俄罗斯,在他,在方辰的附近,他就不喜欢。

    而且他知道这种不喜欢,并不是他自己独有的,虽然别列佐夫斯基,陈鸣永,叶琳娜没跟他讨论过,但是通过一些微小态度和语言,他知道这三个人跟他所想的是一样。

    没办法,方爱军太异类,太特殊了。

    他们这些人,都是跟着方辰,从无到有,筚路蓝缕的把手中的公司一点一滴给建立起来的,为此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无计其数,最起码他可以拍着胸脯说,他这个总经理是合格的,也是够格的。

    但方爱军那

    如果有一天,方总要把方爱军提拔起来,跟他们平起平坐,甚至把他们中间的某一个人取而代之,他们是无话可说的。

    毕竟方爱军是方总的亲叔叔,被提拔起来,担当公司的重要职位,这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而且以国内家族企业盛行的情况来说,提拔自己亲戚担任公司重要职位,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让他们这些外人当什么总经理,反而有些不可思议。

    也就是说,仅仅是因为方爱军的出身,就把他们为公司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抵消了,有了跟他们平起平坐,甚至取而代之的资格。

    这让他们怎么服气,怎么甘心。

    而现在,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马昀的低垂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

    当然了,这些或许只是他们的臆想,瞎担心,毕竟从公司现在的趋势来看,方总是没有什么打算安插亲属进公司,把公司变成家族企业的意思。

    唯独特殊一点的也就是吴茂才了,这是公司里唯一一个任职的方总亲戚。

    但问题是,吴茂才对于他们来说是威胁吗

    就吴茂才这德行,方总怎么也不会让吴茂才把他们给取而代之了。

    再者说了,毕竟相处这么长时间,是有感情的,如果那天吴茂才真跟他们平起平坐了,他们大概也能接受。

    “发配的远远的”方辰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

    说实话,他真有点心动了。

    但过了许久,方辰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算了,这些事情还是让你四太太爷决定吧。”

    其实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一个人在自己漫长的人生中,会做出无数个决定和选择,但自己的出身,父母,亲戚,是人为数不多,一点都不能选择的事情之一。

    碰到方爱军这样的亲戚,谁也不愿,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以人的意志来转移和改变。

    那么如何相处,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就变得极为重要和必须,需要极大的智慧。

    而方辰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做得很差。

    说实话,别看他现在对方爱国和刘秀英,自己的亲爹亲妈这么包容,一切都是那么的处变不惊。

    两人没钱了,他就给在床底下给两人偷偷留了三千块钱的钢镚,从燕京卖完核桃,挣了第一笔钱,就给老妈买了一个后世价值百万的,正阳镯子。

    可以说,有了这个镯子,他俩大概是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

    对他们更是没有任何的要求,只有他们开心就好。

    但他曾经真的对他俩很失望,甚至到了愤怒和埋怨的程度。

    他不理解为什么他俩明明都有工作,都有工资,却把家里的日子过成这个样子,一发工资,前一个星期吃肉,后三个星期喝稀饭,吃白菜。

    不理解家里为什么一到下雨,就要过那种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日子。

    不理解方爱国为什么那么的清高,不溶于世俗,对家里的一切不闻不问,酱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

    不理解老妈为什么那么的泼辣无知,以及打牌输钱。

    从小学到高中,他就没见过一个同学,家里是双职工的,能把日子过成这样。

    或许他从小到大,如此努力的学习,就是因为他想改变这个家。

    也就是随着他后来逐渐长大成熟,自己娶妻生子,然后看着他们也慢慢的老了,头发白了,腰背佝偻,腿脚也变得不灵便,他才释然,慢慢的学着理解他们。

    然后更是发现,别看自己亲爹书读了那么多,也别看自己老妈在外人眼中是那么的凶悍泼辣,但其实他们是一类人。

    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异类,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太复杂了,他们无法去理解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该怎么,以一个正常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

    他们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迟迟不愿出来,就有点像是得了自闭症的孩子。

    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对他好,但他们却在努力的做着他们所能做的,整整大学四年,这两个人都一直在演戏,希望让他觉得,他还有个完整的家。

    前世,从想到这的那一刻,他就完全释然了,他反过来了,他把他们当做两个需要照顾的孩子,由他来安排他们生活,就如同他们为小时候的他所安排的一切一样。

    这大概就是个轮回,他由小变大,他们由大变小,然后所有都好了。

    愤怒和埋怨解决不了问题,这是一个从自己出生那一刻就结下的天然盟约。

    如何让两方缔约人,过的更好,这真的需要智慧,以及付出许许多多的艰辛。

    至于说方爱军,他就无所谓的多了,前世,他或许对方爱军还有很多的愤怒。

    但这一世,方爱军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对他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他已经足够强大了,不管是从实力,还是心理。

    更别说还有老爷子替他顶着。

    “行了,事情也过去了,以后我二叔那边你多盯着点,不过这一次老爷子放了这么一个大招,我觉得他怎么也会收敛着点。”方辰缓缓说道。

    改好,他也是没指望方爱军能改好,但还是希望方爱军能有所改变。

    马昀默默点了点头。

    看马昀这幅模样,方辰不由嘴角一撇,轻笑了一声,马昀心里,或者说别列佐夫斯基他们心里是怎么想方爱军的,他大概也能猜到。

    但实际上,他从来也没有过把公司变成家族企业的念头。

    他要做的是一番伟大的事业,凭借家里的那点人,怎么可能做到。

    毕竟一个家族里面,真正能有才干的,几乎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且质量也不怎么样,毕竟挑选人才的范围实在是太小了,而外面却有数以亿万计的人可供挑选,那么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自然就大大提高了。

    这也是古代皇朝,一姓天下的弊端,看开国之君,各个都是英明神武,拥有盖世的文韬武略,但一般往下传个两三代,帝国就会遇到危机了,毕竟可以挑选的对象太少了,连挑出来个中等之姿都是难上加难。

    运气好了,颓废个几代,还能遇到个中兴之主,如果不好了,那就直接完蛋了。

    这也是为什么,自隋唐以来,华夏传承千年的举孝廉制度被科举制度替代的原因,就是因为科举制度可以有更大的挑选范围,可以在更多的人中间挑选人才,而不是局限在达官贵人,或者所谓的乡贤富豪家中。

    当然,举孝廉制度比起东周以前,非贵族血统不得为官要强的多,在东周之前,做官是要看血统的,而且这些血统往往是要从黄帝,炎帝开始论起。

    就比如孔子,孔子为什么能到处做官,就是因为他是黄帝的后裔,三十世祖是商朝开国之君,成汤,并且祖先一直是历代商王,也就是在商朝末年的时候,王位被纣王继承,孔子这一支的十四世祖,纣王的大哥去宋国当国君了。

    不过,家族企业也不是没有好处,在一个人刚刚起家,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除了依靠这些亲戚朋友的帮忙和支持,还能指望着谁

    想到这,方辰瞅了一眼马昀,马昀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妻子张英是阿里的一号员工,马昀是董事长,张英是总经理,为阿里的付出,自然不言而喻。

    但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家族里面的人,跟不上企业成长和品德不佳的人就必须退出了。

    方辰大概跟马昀聊了几句,就准备让马昀离开了。

    而就在这时,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吴茂才接完电话,然后面露诧异的对着方辰说:“牛宏伟想要过来拜访您,而且已经到楼底下了,并且前台说,他还带了一个人。”

    方辰不由楞了一下,牛宏伟来拜访他

    他有点想不明白,牛宏伟一个核工业部的司长为什么会专门过来要见他,要说礼貌性的,那也没必要,虽说上次他请客吃饭的时候,牛宏伟和夏成安都不在俄罗斯,但另外一位,不知道是司长还是处长,负责国内在俄罗斯收购企业和技术的负责人却也是来了,并且还对他说了不少感谢的话。

    那就是有事了

    念头一动,方辰越发的肯定了,牛宏伟肯定是有事来找他,要不然不会专门来见他的,更别说还带个人了。

    “你让前台放人吧,我这会正好有空。”方辰说道。

    吴茂才点头应是。

    没一会,牛宏伟两人在吴茂才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两个人客套了两句,方辰便请牛宏伟坐了下来。

    “上次,方总您打电话邀请我和成安过来吃饭,真是不凑巧,我们俩个在国内都有点事情要办,结果全没在俄罗斯,还请方总您多多海涵。”牛宏伟歉然说道。

    “牛司长你这话说的是太客气,我闲人一个,比不得你们这些人,整日里为国家服务,日理万机的,不凑巧实在是太正常了。”方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见状,牛宏伟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方辰不在意就行,他就怕方辰觉得他们这是用过了之后,一脚踢开。

    又跟牛宏伟客气了几句,方辰直截了当的说道:“牛司长,我大概明后天就要回国了,你如果有事情要让我办的话,直说无妨,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听了这话,牛宏伟不由楞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方辰正好要回国。

    他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也不是我找您,这是李大校有事需要请您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