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玄幻 ->天龙八部之风云又起简介-> :第七章第:权臣来访

:第七章第:权臣来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汴京,归德将军府,水榭楼台,高墙垒筑。院内人影幢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时有几个奇服异士在流动巡查。

    “老爷,门外又有人求见!”一个五十多的老者说道,他躬身曲腰,正是张府的大管家。

    “让他们赶快走,一律不见!留下礼物,就说我不在家。”张雄不耐烦的说道。

    张雄刚刚回到府上一日,十几波京城里的达官贵族就赶上门了,不是来拜会的,就是盘认朋友亲戚的。若不是自己立了大功,这些人请都请不到他府上。

    “老爷,这人没带东西,是空着手来的。但是相貌堂堂,像是一位京城里有身份的大官。”老管家尴尬的说道。

    “什么,不带礼物还来拜访老子,还把我当成那个守城将军!让他赶快滚,多大的官我都不见!”张雄不爽的说道,不带礼物就来上门,也太不把他这个功臣放心眼里了。他可是马上就要成了皇帝的重臣,岂是这些人所能比拟。

    “是,老爷,我马上就赶他走。”老管家答道,转身出了正厅。可是没过多久,老管家又急冲冲跑了回来。

    “老爷,不好了!”管家边跑边喊道。

    “管家,何事这么惊慌?可是门外来了一名锦衣男子?”张雄话未说完,就从太师椅上跳了下来。

    “不是,老爷,门外那位大人说他是当朝枢密使司马少大人!”管家气喘吁吁的答道。

    “哦,原来是枢密使大人啊,你可吓死我了,还以为那个阎王来了。”张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啊,什么,是枢密使司马少!你怎么不说清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快快快,随本将前去迎接司马大人。”张雄话未说完,就慌忙向外面跑去。

    这位司马少可是了不得,他在汴梁城权势滔天,跺一跺脚,大宋都得抖三抖。他身后代表的司马家族更是不可小觑,张雄一个小小的归德将军,焉敢不亲自相迎。

    “司马大人,本将迎接来迟,死罪死罪。”张雄拱手深深施了一礼。

    “诶,张将军,快快免礼!”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立在那里,气定神闲。老者一身锦缎长袍,虽没着官服,却散发着庙堂弄权者的凌人气息。

    “大人,赶快府里请!”张雄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将军为国守疆,大败辽人,老夫也是倾佩得很啊!”说着,司马少昂首走进了将军府。

    “大人抬举本将了!区区微功,还劳司马大人惦记,本将那里担当的起!”张雄说道。

    “张将军,府里可是发生什么变故,为何如此之多护卫?”司马少诧异的问道。

    张雄面露尴尬之色,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哦,想必张将军有不少隐衷。不说也罢,老夫就不多打听了!”司马少淡淡的说道。

    张雄连忙躬身,惶恐说道:“司马大人所有不知,本将确有难言之隐。自从大败辽军后,本将前后遭到十几拨歹人行刺。鼻上的伤疤,就是本将前几日被暗箭所伤。非本将贪生怕死,只是死在这些宵小之手,本将不甘心!所以府上就加派了人手。”

    司马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这些辽人真是狼性不改,竟在大宋境内行刺朝廷重臣,实属可恶。明日早朝,老夫定要上书皇上,对这件事情详加查察!”司马少说道。

    “多谢大人体谅!”张雄又深鞠一躬。

    二人在正厅落座,侍女奉上茶水。

    “将军此次雁门关退敌,立了大功,皇上对将军也是大加赞赏!只是……唉,”司马少微微一叹。

    “司马大人不妨直说,小人一切听从大人安排。”张雄谄媚的说道。

    “将军常年在外,朝廷内的事情你有所不知。昨日老夫无意看到一个折子,说将军三年前霸占了保定府柴员外的娇妻刘氏,后来又一把火烧了柴家庄。”司马少缓缓的说着,眼神不时地瞟向张雄。

    张雄神情惶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司马少继续说道:“老夫知道这纯属谣言,但是折子到了陛下跟前,一切都不好说了。你也知道,这柴家可与陛下是何关系,老夫暂将那折子扣押下来!”

    “多谢大人援手之恩,不过此事确实谣言。小人根本不认识什么刘氏,更没有放火烧柴家庄。想必定是奸人诬陷,还请司马大人为我做主啊。”张雄说道。

    司马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嗯,想必定是有人嫉妒将军盖世之功,无中生事罢了!将军尽可放心,老夫自会为你做主!只是将军可知,这奏折是何人所为?”

    “小人不知,还烦牢司马大人相告。”张雄说道。

    “唉,新皇掌权,王安石的旧部章惇又开始对皇帝谣言蛊惑,整日弄什么变法革新。出台什么青苗法、募役法,现在又提出置将法,要分化军队,弱化主将。”司马少突然变得牢骚满腹。

    “本将只在军中掌兵,从未涉及到政治方面。也不曾得罪于章相爷,不知他这是为何?”张雄不解的问道。

    “此人自命清高,仗着三分学识不将天下人看在眼里。看到将军立此大功,想必心生嫉妒。”司马少说道。

    “真是可恶!此事还请大人指点一二。”张雄说道。

    “将军莫急,老夫明日上朝自有道理。”司马少说话微微一顿,“这样,将军个人安危确实是国之大事。本相府上有一名剑客,武艺高超,守护相府多年。明日老夫让他过来,护卫将军!”

    “大人不可!本将这条贱命怎敢劳烦国相的护卫,此事万万不可!”张雄连忙说道,眼神中闪过一丝疑云。

    “哦!既然如此,那份折子恐怕......”司马少脸色沉了下来。

    张雄思虑半天,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一切皆听从大人安排!”张雄立刻跪倒,彻底臣服在司马少脚下。

    深夜,归德将军府依旧灯火通明。

    “这只老狐狸,见本将立了大功就来拉拢。本将先前多次拜访,别说见他了,连他家大管家的面都见不到。真是贫贱亲人离,富贵他人合!”张雄说道。

    “哼!圣贤之语能从你这样的人的zui里说出来,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张雄对面坐着一个美妇人,正怒目直视着张雄。

    “哈哈,圣贤之语有的是真理,有的狗屁不是,你说对不对啊,刘美人?”张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这位美妇,喉结不断蠕动着。

    见得这位美妇,年过四十,却长的容貌绝美,风姿丝毫不逊于年轻,反而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只是此刻她柳眉倒竖,粉面带煞,一副要将对面之人杀之而后快的样子。

    “是啊,圣贤说过: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可是你这个恶人做尽伤天害理之事,现在却成了大宋的英雄,这圣贤之语岂不可笑!”中年美妇怒道。

    “美人,我得了权势,你不也跟着沾光……”说着张雄向中年美妇走了过去。

    “不要碰我,给我滚,要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中年美妇不知何时手机握着一把剪刀,横在了脖子上。

    “贱人,你真是真是无趣,老子那里不如你那个死狗员外了?”张雄大吼道。

    “我家员外乃前朝后裔,皇家血脉。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将军,又是不折不扣的强盗……”

    “啪”,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中年美妇脸上,雪白的脸上出现五个血红的手指印,手中的剪刀跟着被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