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玄幻 ->十洲剑行简介-> 第六十五章 道可道 五嗑瓜子不

第六十五章 道可道 五嗑瓜子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65道可道 嗑瓜子不

    正月十五的黄州城,虽说是生冷的天气,街道上却是人影攒动的热闹场面,似乎人一多起来,再加上随处可见的张灯结彩,就没那么冷了。

    崔流川三人出门时,天色尚早,可逛着逛着,不知不觉身边行人就多了起来。

    虽说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可崔流川打心底里对于这些旁人趋之若鹜的热闹东西,是不太感兴趣的。可这种心性,搁在德高望重之人身上,是应当如此,搁在他这么个毛头小子身上,就有些矫情的故作姿态了。

    李莫申则截然相反,倒不是说对于街道上的各色花灯、商贾小贩、杂耍艺人有多大兴趣,一门心思都放在大小有异、曲线有别的屁股、酥胸上。以前在幽州城当土皇帝的时候,对此最为上心,屁股后头跟着一群恶奴恶犬,调戏调戏小娘子,趁机揩揩油过过眼瘾,最好再能遇上几个不长眼英雄救美的,乐子就齐活了。

    也不是没有想要攀龙附凤自荐枕席的,只是李莫申对于青楼女子不怎么挑,实则眼光高得很,再加上那些女子的手段,实在拙劣,都是从才子佳人小说上生搬硬套过来,俗套不说,还尽出些出人意料的‘意外’,贻笑大方。

    李莫申提溜着两串炸土豆,吃得正欢,眼神则是望向一位丰腴妇人摇曳起万种风情的挺翘臀部,在挨了妇人一记白眼后,嘿嘿一笑,一转头,却发现崔流川那小子没了人影,只有一个丁玲老老实实跟在屁股后头。

    一问才知道崔流川说是有些事要去办,一会儿就会赶上来。再转过头来,却发现人流向着某处汇聚而去。

    元宵灯会,不外乎逛灯会猜灯谜,末了,再加上一碗软糯浓香的元宵,就能算相当完美。如此氛围,很容易出现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绵绵情意,只是能引来大把人凑热闹的眼前场景,再加上与灯会氛围大相径庭的阵仗,不用想,肯定是哪家来逛灯会的女子被当地权贵家的公子哥给瞧上,接下来,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俗套的强抢民女了。

    对此,李家大少熟稔得很,便来的兴趣,想要瞧一瞧黄州权贵子弟的手法有多高明,是不是丢了纨绔的脸面?

    强抢民女是个技术活儿,最没技术含量的就是当街强掳,家学渊源深厚的正经公子哥儿,都不屑此道,丢人!技术含量最高的,当然是要把身子和心都给拐骗过来心甘情愿死去活来,至于事后被玩腻了的女子是个怎样下场,就要看那些勋贵到底有几斤良心了。

    李莫申在幽州府城作威作福时,对于强抢民女,大概是不感兴趣的,抢了又不能碰,反倒憋一肚子火。

    然而黄州城百姓凑热闹的本事让李莫申大开眼界,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左右打量后,脚尖轻点地面,身子便轻飘向街道旁的屋顶,然后沿着屋脊脚步轻盈地向前行进。

    眼见自家少爷做贼似的跃上屋脊,丁玲觉得有些忧伤,赌气般一跺脚,却也没敢走开,只得乖乖在原地等着,耳朵竖起,从过往行人口中听一些零碎消息过瘾。

    李莫申最终在一座翘檐上停下脚步,正是凑热闹的最佳视角,定睛望去,顿时有些幸灾乐祸,那宽衣大袖长发的漂亮姐姐是谁不清楚,可她身边此时演技到位唯唯诺诺的男子他可认识,是那个肩头有白鸦骑肥胖黑鹤的自称来自北海竹林的吴青。

    至于另外一位携带十余扈从招摇上街的公子哥儿,李莫申只看一眼,便觉得有些失望,一身妖娆的粉色绸缎儒衫,腰间悬一看上去上了年头的玉貔貅,手持一把凤眼竹折扇,上书‘上善若水’四字,长相颇为秀气,但距离贵气还有一大截。

    此时那位自诩风流的黄州本地公子哥儿表面上故作温良恭俭,但眼神深处的垂涎,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瞧得出来。

    那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名为萧町,家族可以是黄州城新贵,尤其近几年,风头极盛。要说原因其实很简单,萧町的一位族妹,攀附上黄州州牧,成为一位极其得宠的妾室,在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的黄州城,原本只能勉强算是二流垫底士族的萧家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加上那位萧姓妾室得宠,擅吹枕头风,萧家家主又是个胆大包天擅长察言观色的,短短两年光景,就凭着手腕积攒下一份丰厚的家底,在黄州城站稳了脚。

    骤然富贵的萧町就像是家徒四壁的贫苦汉子突然得了一笔横财,给砸得晕晕乎乎,那些原本瞧不上自己的士族子弟反而对自己

    阿谀奉承起来,行事便有些肆无忌惮,甚至做出当街杀人的事情来,后来被老爹差点给打得断了孙子根,这才有所收敛,但仍是狗改不了吃屎,好在聪明了不少,懂得用些手段,但往往被他瞧上的女子,下场都不算差,可也不算好。

    李莫申慵懒坐在翘檐上,扮猪吃虎,虽然俗套,却是大快人心的。

    眼前突然伸出一只手掌,抓着一把瓜子,给李莫申吓了一跳,偏转视线,是一位明眸少年蹲在那里,李莫申茫然接下瓜子,少年咧嘴一笑,然后又掏出一把瓜子,清脆地嗑了起来,边嗑边问道:“兄台你不觉得凑热闹不嗑瓜子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吗?”

    李莫申笑了笑,点头道:“是这么个理儿!”

    明眸少年狠狠点头表示认同,然后将瓜子倒进口袋中,在衣衫上随便抹了两下,嘴上瓜子嗑不停伸手含糊道:“我姓常,叫常婴。”

    李莫申哑然,仍是伸手与少年手掌轻握,笑道:“李莫申!”

    明眸少年常婴震惊道:“莫不是幽州府李家大少爷李莫申?”

    李莫申收回手掌,捏起一枚饱满的瓜子嗑入口中,笑眯眯道:“天底下叫李莫申的不止我一个吧!难道是名声在外?不过我倒也听说过一位名声更大的常婴,莫不是……”

    明眸少年常婴赶紧岔开话题,指着街道上的萧町说道:“李兄你快看!”

    顺着少年手指方向望去,原来是那萧町已经沉不住气,伸手要去抓高大女子的手腕。

    萧町在家排行老二,是个实打实混吃等死的货色,相对于心性才学都是上佳的大哥来说,微不足道,所以在家中地位很微妙,可有可无。当然萧町也没不自量力到去争什么,银子够花,女人够睡,就足够了。

    萧家未崛起之前,萧町就已经是黄州城各大青楼勾栏的常客,得势之后,就不再满足那些只会曲意逢迎的妓娼贱货,吃到嘴的熟妇少女不下双手之数,但眼前女子,是最让他心动的一个,甚至哪怕没有调查清楚身份背景,就要急不可耐地扔到床榻上狠狠蹂躏的冲动,加上对这对姐弟的细微观察以及先前交谈中的试探,心中更加笃定确无背景。

    在看到高大女子楚楚可怜的双眸后,小腹中莫名生起一团邪火,萧町觉得如此天生尤物,若是放过了,天理难容。

    高大女子容貌气质,本就是绝佳,先前闲逛时,便引来不少路人侧目围观,在街边一家售卖玛瑙饰品的摊子前驻足时,身穿粉衣的萧町便来此开始高谈阔论,似乎萧家家学便是在这些玛瑙饰品上。

    萧町脸憋得涨红,伸手就要去抓这天生尤物的皓腕,“姑娘既喜欢这些物件,本公子又恰好有些私藏,不如到府上一叙?”

    高大女子轻巧躲开,鹅蛋脸上仍是我见犹怜的懵懂表情。

    一直缩在姐姐身后佯装惊惧的吴青实在是有些没了耐心,真想一巴掌拍死这呱噪的苍蝇完事儿,只是姐姐想要找点事情乐呵乐呵,就由她去了。

    高大女子轻轻眨眼,秋水长眸中带有一丝雀跃,小声问道:“公子说的可是真的?”

    萧町突然呼吸急促,双腿抖动,长舒一口气之后,面带潮红哆嗦了两下。

    哄堂大笑!

    甚至身后扈从也有不少肩膀剧烈抖动的。

    当众丢人的萧町气急败坏,恶狠狠道:“笑什么笑!”

    围观行人鸟兽而散。

    坐在翘檐上的李莫申惊得瓜子都掉了,这家伙也太不中用了吧,摸手还没摸到,就跑了马?这样的货色,在床上能挺到将娘们的衣裳扒光?李莫申仔细想了想,不能!

    一想到这个,李莫申就觉得以前的自己,乃真男人也。

    明眸少年常婴听着下边毫不掩饰的讥讽小声,不解道:“不就是哆嗦了两下,至于笑成这样?”

    兴许是蹲得腿麻了,少年站起身,又掏出一把瓜子,自顾自磕了起来。

    下边氛围剑拔弩张起来,与之前摩肩接踵的拥挤相比,显得空旷了不少。

    世家子弟最忌讳什么?当然是丢面子,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是这件事就此揭过,恐怕他萧町以后出门脸就应该搁裤裆里。

    ——

    与李莫申分开后,经过打听,崔流川来到附近最大的一座书肆中。

    相对于外面街道上的熙熙攘攘,此时书肆中略显冷清,在与百无聊赖的书肆伙计打过招呼后,穿过一排

    排高大的书架,深呼一口气,拿起在民间广为流传几乎人人都能朗朗上口背上几句的《道德经》。

    《道德经》相传为道祖所著,共计五千余字,八十一章,分为道经、德经上下两部,被誉为万经之王。

    于山下而言,现如今高居庙堂的儒家、在民间声望更高的佛家,似乎学问都高高在上,将世间的学问、道理都给占了个齐全。

    而向来追求‘清静无为’‘见素抱朴’‘坐忘守一’的道家,反而不那么显山露水,可《道德经》仍是一部在世人心中占有极大甚至最大分量的巨著。不夸张地说,对于执掌天下三教之一的道教并无观感的人来说,一部《道德经》,便是整座天下的道教了。

    书肆中生意冷清,元宵节晚上不如往常一般关门歇业,也只是为了过节气氛,图个彩头,当然,若是突有贵客临门大肆购买书籍,也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道德经》刊印模本极多,不似那些孤本善品,书肆都当个宝贝不允许客人擅自翻阅,所以书肆伙计见崔流川拿起一本没什么赚头的《道德经》,都懒得过来招呼。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意料之中,只是这次崔流川看得仔细,可道德经哪怕是一部鸿篇巨著,也不过五千余字,约摸两盏茶的功夫,崔流川就通读一遍,合上书籍后,咂摸片刻,确定无误后,便又去寻其他他所读过的三教传世典籍。

    只是其他传世经典,篇幅虽不算太长,可也动辄有数万乃至数十万字,极其耗费心神,没太大头绪,所获甚少。等崔流川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已经半个多时辰已经过去,回过头,发现书肆伙计眼神似乎不怎么友善。

    书肆是卖书的地方,想读,买回去读啊。

    要不是这家伙穿得人模狗样,兴许书肆伙计早就撸袖子赶人了。

    崔流川有些赧颜,向书肆伙计歉意点头后,拣选了几部不算太厚重的典籍,儒释道三教皆有,付过银子后,伙计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些。

    崔流川出了书肆,虽然对于心中的疑虑已经有了七八分的确定,可仍旧只能埋在心底。

    师父到底是给了他最正确的东西,还是说给了他错误的东西,或者说是他过于敏感,其实无伤大雅?

    那么为何他所读过的三教典籍,与传世版本,会有细微的差异?

    光是道德经中,粗略过下去,便找出八处不同。比如开篇的传世版中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但他所读,却是‘道可道,非恒道也。名可名,非恒名也。’,将其中的‘可’,字,以‘恒’字代替,再多‘也’字。

    所以在白云观观主陈帧书架上随手翻起《道德经》后,才发现不对劲儿,后来又经过询问李莫申以及在书肆中的翻阅两次验证,才确定传世本中,都是那个‘可’字。

    三教经典,尤其是经典中的经典《道德经》,断然是没有哪个敢随便更改一字的可能,否则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口诛笔伐,三教圣人都不会坐视不理。崔流川如今所发现的八处不同之中,有如同第一章的以另外某字代替,也有缺少或添加某字,甚至有整句代替的,意味不同甚至是大相径庭。

    崔流川走在人气不减的街道上,街道两旁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或是嬉戏打闹的孩童。崔流川不由得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暂时将此事放于心中后,向先前与李莫申分别的地方走去。

    只是崔流川是不抱什么期望的,毕竟原先是想着快去快回,可没想到近一个时辰过去,想来两人也不会一直待在原地。

    但在他回到分别的街道时,却不由得一愣,却发现丁玲满脸忧伤地缩在房檐下,瑟瑟发抖。

    而屋顶的翘檐上,借着满街的灯光,崔流川看到李莫申与另外一位少年,坐在那里嗑瓜子。

    两人脚下为元宵会而清扫干净的青石路面,满是瓜子皮,估摸着,斤的分量是有的。

    明眸少年常婴似乎意识到崔流川略有讶异的视线,遥遥向崔流川招手,“兄台,嗑瓜子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