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玄幻 ->饲阴人简介-> 第189章 用人骨骨做法器

第189章 用人骨骨做法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好在管流风眼疾手快从这虫子身后找准位置,对着它的身体就是一刀,把它直接劈成了两半。

    见这虫子在地上挣扎着,管流风又对着它的那个头狠狠的刺了几刀,直到它彻底不动了,我们才松了口气。

    又走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时间,我们看到了出口,那是个幽深的洞穴。就在我刚走到这门口的时候,地面就忽然向下下沉了一点点。当我一脚踩空,我才发现我们原来是踩在机关之上。

    紧接着,我们就直接掉了下去。

    “啊!救命,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女朋友呢!”小洛叫的最大声。

    “哎呦!”

    我起初还以为我们会坠入万丈深渊。可我们居然没摔死,而是掉在了什么有弹性的,软乎乎的东西上面。

    这又让我心头一紧“难道我们掉在了什么动物身上?”

    当我们所有人拍掉自己身上的雪,拨开这我们所处的物件上的雪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因为在我们身下的,是一只巨大的鼓。而这鼓面并不是由普通的兽皮制成,而是有无数张风干的人皮缝制在一起制成的。

    小洛看的阵阵恶心,率先从这人皮鼓上跳到了地面上,这里距离地面也只有一米左右,还不算太高。

    当我们用探照灯勘察这个房间的时候,我们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房间陈列的都是各种鬼王曾经用过的法器,而且大多数从外观上就能看出来,是用人骨制成的。

    我清楚的看到,这房间的大门就在前面不远处。这种让人作呕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呆,于是我示意大家赶紧都跳下来,然后随我一起离开这。

    但也不知是我触碰到了某种机关,抑或是这房间里本就有什么鬼魅,那些用人骨制成的乐器,竟然在我们就要到门口的时候自己弹奏了起来。

    这鼓点就像是一把看不见的钩子,它冰冷的从你的两只耳朵伸进去,然后硬生生的刺穿你脖子上的血管,狠狠的勾住你的锁骨,最后用力一扯,把你的灵魂剥离出来。

    我们现在就正在反复经历这个难以名状的痛苦过程。

    我因为头痛欲裂而倒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我逐渐适应了这种痛,强忍着浑身被炙烤的感觉,用力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冲到了门口。当我抬手打开那扇大门的那一刻,这声音也随即停止了。

    “妈呀,可算是停下来了,我感觉自己刚才就快要窒息了!”任梦摸着自己的脖子,老狄关切的问她“你没事吧?”那眼中尽是慈祥与关切。

    她摇摇头,笑了笑。

    我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感觉自己的灵魂有那么一瞬间,险些就被拽出去,差点就被拽到那三途河边。

    “这好像是专门用来勾魂用的一种咒语,简直是阴毒的很!”顾大哥也闭着眼睛,深呼吸着说。

    “赶紧走!我一刻也不想多呆了,这鬼王真是变态,竟然用人骨做法器。”

    我示意大家赶快跟我走出这房间。小洛小声问我“禹大哥,你不是也总跟我说乔老四和招魂铃的事情?他那东西不是也是用人骨做成的?”

    可他的话还是被顾大哥听到了“那能一样么?乔老四管怎么说,用的都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东西。可这鬼王的法器,多半都是活人身上的……”

    “他简直是灭绝人性!”小洛听得牙齿都开始打颤了。

    我却因为顾大哥这么一提,不由得开始怀念和乔老四斗嘴的日子,起码那时候一切还都尽在我的掌控之中,可如今连我的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会,我们也发现自己正走在一条笔直的小道上,这道路两侧被雕琢出了许许多多用来放各种奇形怪状的雕像的孔洞。那其中摆放着的雕像虽然一看就是年代久远,可没有一个是慈眉善目。

    起初的时候,我还以为这里肯定有什么机关,所以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生怕出什么岔子。

    其他人也都学聪明了,就连小洛都不说话了,都在警觉的观察四周。

    可是我们一路走下来,好像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就连小洛都说“这欧阳翔不会是黔驴技穷了吧?怎么之前那恐怖的东西一波接一波,到了这儿,就只能拿这些铜像吓唬吓唬人?”

    “我们还是小心为好,没准这就是那老妖精在故意让我们放松警惕,好让我们在不知不觉间被他一个个解决呢?”

    管流风这样说的时候,我们也已经到了隧道尽头,这里有一扇拱门,是用铜打造的。

    这铜门给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觉。因为那门上面用金粉画着密密麻麻的人,而且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浑身都是精瘦,只剩下了皮包骨,可肚子却溜圆老大。而且他们个个瞪着眼睛,长得大嘴,急不可耐的在往嘴巴里面塞着什么。

    “这应该是地狱里饿鬼道的景象吧?”顾大哥分析说。

    我继续往上看,发现那些人所凝视的,则是一个坐在许许多多人堆积成的座位之上的、不知名的邪神,他此刻正把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周身散发着光晕,好像在示意大家不要说话。其他的手中则是握着头骨或是心肝。

    “这就是说,在这房间里我们不能说话?”小洛看着画面脱口而出。他的解读倒是很直白。

    “这欧阳翔怎么会让你一下就猜到他的心思?”小九却不是很同意。

    众人七嘴八舌,毫无头绪,所以我便想着不如索性按这壁画上的暗喻试试看。

    于是我说“好,咱们现在进去,一会从进这房间开始,一直到出去,咱们都尽量不要说话,有什么事情就用手语。”

    我们吱呀一声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没想到扑面而来的不是什么阴冷潮湿的气味,更不是什么让人作呕的尸臭,而是一种香,是一种奇香,这香气无比的浓郁又奇特,让我的食欲一下自己就被激发了出来。

    在我们走到这房间里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张桌子,那上面铺着金色的流苏桌垫,而那垫上摆放着各种各样我从没见过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