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玄幻 ->种田在世界毁灭的边缘简介-> 章第九十九章 家书

章第九十九章 家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我继续说了。”李小二润了润嗓子,继续开口到,

    “肉类和生活物资等等,这边因为也没有储存,所以虽然现在剩的不多,但也看不出什么,但是,关键就在酒上面了。

    酒,我们中很多人,都会喝酒,不仅仅因为喜欢喝,更重要的是,喝酒之后,身子暖和的比烤火等等途径,要久的多,所以无论是种地,砍柴,等等等等,都离不开酒,某种程度上说,酒就属于必需品,所以在黑暗壁垒,是有一个酒窖的,从前是王国军储酒的地方,我们几个镇子劳军时候,会把酒都搬过去,去年,最后剩下了三十二桶,而十月份,我并不知道原因,酒只来了十五桶,所以共计是四十七桶,但是,在我们清点的时候,却只发现了十五桶酒,无论我们怎么找,都只剩下一些空酒桶,的的确确只剩下方才搬过去的十五桶酒,而且就这十五桶酒,就已经被喝了接近半桶去了。牍笔大人来的时候,问了我,说你们这些人,这个月都在干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因为我来的很晚,所以确实不知道你们之前是怎么过得,但在我来之后,我看得到,你们每天就在酗酒,赌博,斗狠,无所事事,我实在不明白,你们是准备怎么度过,今年的雪季。”

    王牍笔意外的看着李小二,李小二说话的水平,以及对问题的认知,远远高过了王牍笔的估计,这是个人才啊,王牍笔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心想。

    而这时候,场面已经接近控制不住了,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沉默了,大家都报团指责他人,企图将这个锅丢出去,场面陷入彻底的混乱,即便是护卫队,也没办法强行去控制,躁动的,是整个方阵。

    王牍笔转头,向梅林说到,

    “梅林,冻住他们。”

    “嗯。”

    梅林魔源释放,磅礴的魔力加持下,地面自梅林脚下开始结霜,直至蔓延到黑暗堡垒附近,校场上的人,皆被冻住鞋子,刺骨的寒霜之气下,众人惊恐的看着梅林,不敢说话,场面瞬间寂静。

    王牍笔从马车上,拿起一摞纸,走上前,看着神态各异的众人,

    轻轻开口到,

    “刚刚小二讲得很好,特别我要肯定一点,小二没有去歧视矿石镇的那些人,这很好,决定人的高低贵贱,绝对不该是出身。同时,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情,原本是准备私下说的,不过现在嘛

    王师傅,你们九个人的家属,已经被接到了落雪镇,矿石镇的那个家伙,卖掉了你们的妻儿,我知道你们现在难以接受,不过,从现在起,你们是落雪镇的居民了,梅林,你把冰封解一下。这几封,是你们家人给你们的家书,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在落雪镇,开始你们新的生活,同时,我也要警告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如果再次出现了侮辱他们的事情,我不会手软。”

    艾拉拿起王师傅等人的家书,递给了他们,他们现在脑袋都还是木的,只是翻着家书,无法接受事实,看不懂字的,则由艾拉讲述。

    王牍笔把视线从王师傅他们那里收回,继续说道,

    “我想你们这些家伙,已经猜到我手上的是什么了,没错,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书,对了,对于枫叶镇的年轻人们,我很抱歉,但在这一个月的废物生活当中,我并不觉得你们无辜,所以,虽然现在我说的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但最后的惩罚,你们是跑不掉的。”

    “说回家书的事情,我必须先道个歉,落雪镇四百一十三人,撇开我旁边的艾连以及有亲人过来了的,一共三十九人不谈,我们应该获得三百七十四封家书,但实际上,我们只带来了三百六十八封,对此,我在来的路上,是很自责的,但现在,我一点内疚都没有了。

    你们知道吗?实际上有家书的,只有三百三十人,剩下三十五封家书,都是因为亲人不在了,但是我们去找寻的亲近的亲戚或者朋友的家人,所代为书写家书,而且因为我们仅仅只有一个晚上去收集这些家书,所以最终,艾拉凭着记忆,要求所有人的家书不得超过两行,以此来记住所有的内容,而后在路上,艾拉按照落雪镇的地图,挨家挨户的回忆他们的家书内容,最后誊写下来,成了现在我手中这三百六十八封家书,整个过程,足足花了三天,而且因为是艾拉记忆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说实话,看着十分心疼,但是,我却是觉得值得的,艾拉做完这些事后的笑容,足可治愈我这些天所有的疲劳。

    然而,当我到这里后,这些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失望与愤怒,你们,就是一群垃圾,背负身后所有善良之人的期待与祝福,你们在这里,酗酒赌博,浑浑噩噩,你们的良心呢?还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来质疑我,艾连,你现在还敢说,你们没错吗?”王牍笔提起艾连,艾连只觉王牍笔此时气场逼人,不由慌乱的躲闪着眼神,王牍笔看着他惊慌失措,强行扳正他的脸,

    “艾连,你不是一个人,你犯的错,或许你觉得没什么,但为此道歉乃至于付出代价的,只会是你的姐姐们,你明白吗?艾连,我对你是没有丝毫恶感的,不如说,因为你姐姐们的原因,我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但现在,我对你很失望,我知道你也许不在乎我的感受,但你的姐姐们在乎,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是家里唯一的一个男人,你不是一个人,也不该一个人,你的行为,要为她们负责。”

    王牍笔松开手,扫视了一圈陷入沉默的众人,心中稍稍舒服了点,至少没有太稀烂的人,这时候跳出来跟自己唱反调。

    “李山河,带着他们,跑圈吧。”

    “跑圈?”李山河没听懂王牍笔在说什么。

    “嗯,带着他们,绕着黑暗堡垒,里里外外的跑,跑到所有人都瘫倒为止,然后按体力毅力什么的,重新分组吧,你自己看着来。”一下子说了一大段话,王牍笔有些气喘,也有些心累,看着手中的家书,王牍笔考虑了一秒不到,把家书递给了李山河。

    “他们跑圈的时候,就念他们的家书,一封封念,从现在开始,到晚上,一次内外来回,大概是四千米吧,三圈,跑完三圈的,家书还他,做不到的,烧了。”

    王牍笔说完,转身离开了现场。

    艾薇连忙拉起艾连,催促到,

    “还不快去!你想把姐姐们的脸都丢完吗!”

    艾连咬了咬牙,回到了方阵,跟着李山河的对列,跑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