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网游 ->英雄联盟之他们的时代简介-> 痛第80章 痛苦之拥

痛第80章 痛苦之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清冷月光下的街道上,静谧无声。

    尖刺如林,废墟间烟尘满布。

    所有的哭嚎声都被那一抹凉风吹散,来自黑暗的罪恶,源于死亡的阴影,吞噬着,笼罩了一切。

    菲奥娜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已经变作一片废墟的街巷角落,茫然失措,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她的身子已经变得僵硬,手脚也变得冰冷,瘦弱犹如针芒的瞳孔中正映出缓缓流淌的鲜血,蓝钢长剑轻轻颤抖,一声又一声悲凉的低吟卷动着凛冽的寒光。

    “呵呵呵”

    伊芙琳冰冷的笑声忽然响起。

    她立身街道中央,穿着暴露,脸上带着还未消退的潮红。

    像是经历了至高的愉悦洗礼,伊芙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手指点在唇角,眉眼间满带着妩媚诱人,却又冰冷残忍。

    来自生灵的痛苦,是她最爱的食物。

    “多么美味恐惧和痛苦,我喜欢它们”

    伊芙琳放浪地笑着。

    咔嚓!

    上膛的声音打破了伊芙琳的独白,卢锡安目光冰冷,手中两把遗物圣枪已经高高举起,黑黢黢的枪口直指面前的伊芙琳。他从来都不会为了那些必要的牺牲流露伤感,就像这家伙自己说过的,他的仁慈和友善,早已经随着赛娜的离去一起消失。

    哪怕他也注意到了街巷角落里的血迹。

    “看样子,我已经指望不上你了。”

    卢锡安的目光从菲奥娜身上扫过,又看了一眼那可怕的尖刺,不曾有过分毫波澜,冷漠无情。

    “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么”

    他忽的冷笑一声。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卢锡安缓步上前,漆黑的衣摆骤然而起,冲锋之际晃动着猎猎之声,不过短短瞬息便已经到了那可怕的恶魔面前。然而,伊芙琳又岂是那般好相与的角色,她仍旧享受着痛苦带来的至高愉悦,却眼波轻转,媚笑更甚许多,身形悄然间便消失在卢锡安面前。

    然而,遗物圣枪却仍旧喷吐出刺眼的火光。

    这家伙像个疯子,从来都不会在乎自己的举动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那两把遗物圣枪上流转着道道光芒,枪口扫向四周,一阵可怕的狂轰乱炸,这原本就已经狼藉不堪的街道顿时变得满目疮痍。

    一阵混乱的轰鸣之后,烟尘满布,卢锡安立于其中,眼神仿若鹰隼般可怕。

    他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黑影下的一团混沌。

    “你逃不掉的,伊芙琳。”

    卢锡安从来都无比的冷漠,遗物圣枪的枪口也再度指向那片混沌。

    然而,混沌蠕动,伊芙琳却不再躲避,堂而皇之地走了出来,就在菲奥娜的身后。她尖锐犹如刀锋般的爪子已经靠近菲奥娜的脖颈,残忍的微笑下,满带着冰冷的杀机。

    但菲奥娜始终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街巷的角落。

    “逃?为什么?”

    伊芙琳歪着脑袋看向卢锡安,身体周围游弋着黑暗的魔法气息,紫光莹莹,汇聚在尖锐的手指下悄然流转。

    “你想拿她当威胁?”

    卢锡安冷哼一声,遗物圣枪仍旧直指伊芙琳。

    包括菲奥娜。

    “我不在乎任何威胁,她的死活,也与我无关。”

    卢锡安的冷漠让伊芙琳有些意外,她挑起眉脚,却只是短短片刻后便重新笑了起来,放肆,浪荡。

    咔嚓!

    遗物圣枪忽的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一道道充斥着洁净光芒的魔法气息在枪口中缓缓流转,蕴藏着可怕的威能。

    “我可以选择把你们一起轰成碎片!”

    卢锡安的眼睛里泛着冰冷的寒光,而后便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接受圣枪的洗礼吧!”

    一阵刺眼的光芒自枪口中肆意喷吐,照亮了整条街道,铺天盖地一般的笼罩而去。枪林弹雨之下,伊芙琳的脸色猛地难看下来,她狠狠的咬了下牙齿,一抹黑影悄然笼罩,将她的身形渐渐隐没其中。

    然而,伊芙琳的身形还没能完全消失,那冰冷的寒光却骤然而至!

    菲奥娜一双眼睛变得猩红可怕,森然的杀机瞬间席卷开来,犹如风暴般转瞬即至,蓝钢长剑骤然斩出大片寒光,生生撕裂了笼罩伊芙琳的暗影。

    猝不及防之下,伊芙琳胸前骤然飘起大片的血花。

    “死!”

    菲奥娜的吼声仿佛野兽一般可怕,对上那猩红的双眼,伊芙琳也莫名的一阵心寒。

    她可以感受到那彻心透骨的痛苦,也可以感受到那凛冽无比的杀机。冰冷,森然,一瞬间卷起的寒光风暴将她整个人都掩盖其中,而菲奥娜也完全不曾理会过身后铺天盖地而来的圣光子弹。

    “疯子!”

    伊芙琳彻底变了颜色,她身形连连后退,脚下的高跟鞋踏出清脆的声响。

    然而,菲奥娜却犹如跗骨之蛆般迅速跟进,手腕一转便将蓝钢长剑再度送出,一抬一斩之间掀动的狂澜让人心胆皆颤,哪怕如伊芙琳也不敢存有分毫大意。

    剑刃临近,伊芙琳身形扭动,后跃翻身,也不过堪堪躲开。却随后,不待她身形落地,菲奥娜手中蓝钢长剑带起的冰冷已经再度斩来。一切都不过转瞬,伊芙琳心头骇然,目光扫过,正见到那铺天盖地的子弹已经汹涌而来,无处可躲,连同菲奥娜也在其中。

    “该死的垃圾!”

    伊芙琳狠狠啐了一口,周身席卷出浩荡的魔法能量,倾泻而出!

    轰!

    尖刺犹如密林,再度拔地而起。

    当啷啷一阵乱响之下,风啸声刺耳无比。

    菲奥娜的身形晃动在尖刺密林之间,一双眼眸仍旧猩红可怕,任凭那些尖刺接连而至,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触碰到她的一分一毫。只手腕轻转,脚下踏定,寒光一掠而过,尖刺轰然落地,可怕的神圣枪火在身后犹如狂风骤雨般落下,无数的尖刺都被瞬间轰成渣滓倒塌。

    烟尘满布之间,伊芙琳紧咬着牙关,接连后退,一掌落地便有黑紫的光芒弥漫,尖刺轰然。

    “我从来都不喜欢捉迷藏。”

    卢锡安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

    伊芙琳身形一僵,却不待转身便已经听到了子弹出膛的可怕声响。

    她将腰肢扭转,携带着神光光芒的子弹擦肩而过,发出嗞啦一声,仍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烧灼的痕迹。

    旋身落地,伊芙琳如扑食的恶虎一般,不顾急冲临近的菲奥娜,身躯一矮一送,已经扑到了绕过尖刺来到身后的卢锡安面前。她一双手爪犹如刀锋,狠狠刺向卢锡安的脸庞,泛着凛冽的黑紫色光芒。

    罪恶的魔法气息,迎面而至。

    卢锡安看得清楚,只冷哼一声,脚下一转便滑步躲过,却身后的地面当即炸开一个可怕的深坑,而伊芙琳的身形就在其中。

    转身落地,卢锡安黝黑的脸庞上满带凝重,他一瞬不待,双脚连踏,高高跃起,颀长的身形灵活而又满含着致命的威胁,只双臂展开,手中遗物圣枪当即喷吐出猛烈的火光。

    密集如雨的子弹下,伊芙琳身形摇摆,堪堪躲过,却还没能来得及喘息便眼角一跳,清晰地见到那抹冰冷的寒光再度临近,面色急变。

    菲奥娜的身影在月光下游弋,眸光凛冽,杀机森然,满布的血丝之下是如恶魔一般的疯狂。剑刃接连送出,手腕轻摆,菲奥娜欺身而去,一瞬便斩出无数的剑影更迭,欲要将伊芙琳困杀其中。然而,寒光落定,伊芙琳迅速后退,密集的攻势下,她身上也只是多出些许细密的伤痕,本就暴露的衣着破破烂烂,只有淡淡的血迹流淌,可那张原本妩媚诱人的脸庞却变得满布狰狞。

    她死死地盯着菲奥娜,胸脯深深起伏着,咬牙切齿的模样,再没有先前的冷静。

    汹涌的黑魔法气息忽然动荡起来。

    像是烟雾一般悄然蔓延,黑暗的影子缓慢流转,又忽然间猛烈地升腾而起,遮天蔽日般将整条街道都掩盖。

    一层又一层黑霜凝成,犹如坚冰落地。

    “胆敢你竟然胆敢”

    伊芙琳的声音沙哑无比,她微微抬头,一双眸子泛着冰冷的光泽,獠牙险恶,面目狰狞,又哪还有先前那副姣好的模样。

    然而,无论卢锡安也或菲奥娜,谁都不曾理会过伊芙琳的愤怒与恐怖,在她刚刚开口时便已经急冲而去,蓝钢长剑席卷寒光凛冽,遗物双枪喷吐透体圣光。

    黑暗流转,阴影交葛。

    伊芙琳忽然狰狞诡异地笑了起来。

    “你们都该死!”

    一声刺耳的尖啸,黑影澎湃,魔法动荡,整个天穹都瞬间变得阴暗起来,那可怕的黑雾流转而过,将整条街道都囊括其中。

    “感受,痛苦的拥抱吧!哈哈哈哈!”

    疯狂,凄厉,刺耳,伊芙琳的尖笑声,瞬间就被更可怕的恐惧掩盖下去。

    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可怕的震动,无数尖刺破土而出,骤然而起,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息,黑暗魔法的动荡像是要毁灭万物一般。

    黑暗的魔法能量,同样凝聚出一根又一根致命的尖刺,撕杀而去。

    菲奥娜犹如野兽,不管不顾,脚下踏转,剑刃所过之处,尖刺轰然倒塌,转瞬即灭。然而,另一边的卢锡安却没能如菲奥娜一样轻松,他满脸的凝重与惊恐,不断地闪躲,却仍旧挡不住无数的尖刺袭来,一条手臂都被彻底刺穿,遗物圣枪也铛啷落地。

    可怕的轰鸣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尖刺,铺天盖地!

    黑暗气息弥漫之间,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那汹涌无尽的魔法气息像是惊涛骇浪般扑打翻腾。天穹,大地,都被黑暗吞噬,被憎恨与痛苦的尖刺掩盖!

    嗤!

    一声轻响,菲奥娜也终究无法抵抗那好似没有穷尽的尖刺,肋下,手臂,腰腹,都留下了一道又一道鲜红的痕迹,弥漫着罪恶的黑魔法气息。

    但她却仿佛不知疼痛,身形转过便一长一短两把蓝钢剑落入手中,两边绞杀,将那些个涌动而至的魔法气息尽都斩碎,然而,眼前却仍旧是密密麻麻的尖刺,脚下只将将踏定便有凶险转瞬即至。身形摇曳之间,菲奥娜像是惊涛骇浪下的帆船,随时都有可能就此颠覆。

    而另一边的卢锡安更是狼狈不堪,他将将躲过袭来的尖刺,就地翻滚方才捡起落地的遗物圣枪,却连还手之力都欠,只得狠狠咬着牙关不断闪躲。

    “啊——!”

    伊芙琳刺耳的尖啸声,仍旧回荡在这片可怕的黑暗之中。

    月光清冷,乌云笼罩下,街巷角落里,苏木正护着肩头的伤口,脸色惨白地躲在哪里,不敢置信地看着远处那可怕黑烟流转。

    它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沸腾着,蔓延着冰冷森然的气息,团团围绕,涌动不休。

    可怕的轰鸣,刺耳的尖啸,苏木都可以听得很清楚。

    “菲奥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