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网游 ->英雄联盟之他们的时代简介-> 第83章 主动,被动,的相互的局面

第83章 主动,被动,的相互的局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伊芙琳已经不知去向,黑暗笼罩中的她,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哪怕经验丰富的卢锡安也不行。

    或许,卢锡安根本就知道伊芙琳究竟去了哪里。

    但没有谁会去在意那家伙。

    乐斯塔拉女士就站在远处的阴影中,月光清冷,却没办法照在她的身上。隐藏在黑暗中的目光迎来,那其中的冰冷与压抑,让人从心底里感到发寒。那一个又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已经悄然走动起来,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暗中,包括乐斯塔拉女士,她也很快就转身离开,哪怕苏木他们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甚至猜到刚才那块石子究竟从何而来,但这个女人仍旧有着很好的耐心继续等下去。

    这条满目疮痍的街道,自会有人打扫。

    苏木也没有打算继续在这里停留,很快就和菲奥娜卢锡安一起回去旅店。与伊芙琳的战斗相当激烈,无论是菲奥娜也或卢锡安,他们都需要尽快处理身上的伤口。

    一夜匆匆。

    菲奥娜昨晚在包扎过伤口之后就回去了劳伦特家族,她并不担心乐斯塔拉女士会暗中作祟。身为贵族,自然有着贵族的规矩,那些个不成文的约定与国家制定的法律条例同样束缚着乐斯塔拉女士,谁都不能避免。而且,企图破坏贵族和平的罪名,判处的结果也会非常严重,阿尔杰和肯迪纳就是很好的例子,乐斯塔拉女士绝对不会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做出毫无意义的举动。

    而卢锡安就留在苏木这里。

    到第二天,塔里克和拉克珊娜才终于知道了苏木先前的安排,奎因也给自己请了假,好奇地参与进来。

    尽管有些怨言,当然,拉克珊娜的怨言最多,但他们并没有多说,只是听着苏木后续的安排。

    也没什么太多的安排,经历了昨晚的准备,现在就等着乐斯塔拉女士主动上门就好。

    “你这么确定乐斯塔拉女士会主动来找你?”

    对过的沙发上,塔里克皱着眉关,面带疑惑。

    “我没听得很明白究竟怎么回事,放走伊芙琳是故意的?为什么?而且你们早就已经发现乐斯塔拉女士藏在不远的地方,为什么之前还要装作不知道?又为什么一定要在她出手后才做出发现她的样子?”

    “你的脑袋里大概就只有酒和女人!当然,鉴于你崇高的处世哲学,或许里面还有些生命的真谛之类的东西,但有和没有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奎因耸了下肩膀,也只有她敢这么跟塔里克说话。

    前提是排除苏木,这家伙也敢。

    或许还要算上菲奥娜和卢锡安,但他们都是懒懒散散的模样,根本不打算解释。

    “听不明白吗?苏木的计划已经说得很明确了,他就是在逼着乐斯塔拉那个女人不得不选择主动上门求和。至于你的那些问题,放走伊芙琳是为了给乐斯塔拉那家伙主动交易的机会,装作不知道她在附近是为了给她出手的机会,乐斯塔拉不会允许自己的功劳被别人抢走,所以她肯定会出手。而最后那个问题,我觉得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否则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奎因翻了个白眼,但她很确定自己看到了塔里克脸上的疑惑。

    很显然,这家伙并不擅长制定计划之类的东西,如果由他去率兵打仗,也许会死得很惨,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传回来的战报,诺克萨斯那边好像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智将,如果塔里克那个智将对上,这家伙绝对会输得一败涂地。

    “乐斯塔拉的任务是解决黑暗生物伊芙琳,卢锡安的麻烦只不过是顺带的而已,但这个任务的功劳却差点就被菲奥娜抢走,而为了避免功劳被抢,乐斯塔拉那个女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地让伊芙琳找机会逃走。但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而这也是他们刻意营造出来的局面,所以乐斯塔拉的选择只有在紧要关头出手救走伊芙琳这一个而已,除非她打算放弃这个任务的功劳。但关于这个任务,已经经营了这么久的声势,功劳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任谁也不会轻易放弃,哪怕这个选择很冒险。至于为什么又做出发现的样子,身为一个贵族,而且还是光照者的统领,可她却出手帮着黑暗生物逃走,这已经足够给乐斯塔拉定罪的了,何况菲奥娜和卢锡安还差点就把伊芙琳解决掉。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对乐斯塔拉那家伙来说,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这个任务的功劳拱手让人。所以,现在的局面已经彻底扭转了,真正站在主动地位的,是我们,而不是她!”

    “主动?”

    塔里克愣了下,显然还不太明白。

    奎因的一整段长篇大论彻底把他搞糊涂了。

    周围人都是一副看见白痴的表情,也没人再打算跟他继续解释,各自在旁边坐着自己的事。

    闭目养神,把弄物件,也或小声闲聊,就像奎因之前说的,现在占据着主动地位的是他们,而不是乐斯塔拉女士,正迫切需要进行交易谈判的也不是他们,还是乐斯塔拉女士。一个晚上,一场激斗,彻底扭转的局面,真正决断一切的智慧。

    苏木就只是靠在沙发上休息,他的手臂上绑着厚重的纱布,昨天晚上的那根尖刺险些就带走他的性命。虽然最终被黑刀墨渊救了,可苏木的胳膊上仍旧留下了一道深可露骨的伤口。

    但这并不影响什么,作为智将,苏木并不需要亲自上阵。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

    时间悄悄溜走,日头偏西,房间里的众人都渐渐有些沉不住气,尤其塔里克,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乐斯塔拉女士已经处在最被动的局面。困惑,猜疑,这家伙已经变得相当狂躁。

    包括卢锡安,拉克珊娜,还有奎因,尽管原因各种各样,但他们都不喜欢这种脱离了掌握的感觉。

    只有苏木和菲奥娜能够沉住气。

    乐斯塔拉女士的耐心超乎想象,但现在比的就是耐心,谁先上门开口,谁就会丧失主动权。

    一分,一秒,悄然而过。

    华灯初上。

    “不着急,苏木之前的战绩就摆在眼前,而且昨天晚上的情况也很清楚。伊芙琳确实很强,但她毕竟强的有限,终归不是我的对手,所以真正应该着急的是乐斯塔拉女士才对。”

    菲奥娜看了眼窗外的夜景,冲着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的几人开口。

    “这种情况并不算出乎意料,能够坐到光照者统领的位置上,就已经足够证明她不是一个没脑子的女人。相反,无论城府也或心机,谋略,乐斯塔拉女士都在我们之上,而且她肯定已经猜到了苏木的全部计划。所以,现在的局面究竟如何,她很清楚,谁先坐不住谁就输了,先开口的那个就是败者。然而,乐斯塔拉女士手里掌握的资源和能量,也促使我们不能跟她硬拼。”

    “但咱们的时间非常有限!”

    塔里克不太清楚状况,但这些话他听明白了,而且越发地急躁起来。

    “我只给苏木请了三天假,就三天,而且还是以外出执行任务为由。就像之前说的,乐斯塔拉女士出手帮着伊芙琳逃走,这已经足够给她定罪,但上报虚假任务的事一旦被揭露出来,我和苏木也会承受很大的代价!她并不是没有咱们的把柄!”

    闻言,奎因几人默然对视,同样见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

    而菲奥娜只是耸了下肩膀。

    “所以我才说,谁先开口谁就输了。在互相掌握着对方把柄的情况下,率先开口的那个人肯定会落入下风,更会在之后的交易谈判中丢掉最基本的优势。而这也是咱们必须等下去的理由,因为互相掌握着对方的把柄,所以任何逼迫都会变成威胁,甚至是关系彻底破裂的导火索。”

    “可这样下去的话”

    拉克珊娜有些担忧地看向还在闭目养神的苏木。

    “苏木先生只有三天的假期,一旦这三天假期结束,他就必须回去军队继续训练,奎因和塔里克也没什么太好的理由离开军队,而且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如果乐斯塔拉女士选择那个时候动手抓捕伊芙琳”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到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扭转的余地,时间太过仓促。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包括菲奥娜,没有谁知道该怎么办。

    “她抓不到伊芙琳。”

    苏木忽然开口。

    他已经睡了整整一天,确实睡着了,毕竟无所事事,直到现在才终于醒了过来,而且很自在地伸了个懒腰,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担心。

    “光照者并不是完全听从乐斯塔拉女士的吩咐,这点毋庸置疑,任何一个组织都不是完美无缺的,至少它的内部肯定会存在一些或多或少的矛盾,这就让乐斯塔拉女士表面上展现出的力量被砍掉了很大一部分。而且咱们昨天找到伊芙琳的时候,那周围并没有光照者出没。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们,只凭她和她手底下的那些人,根本找不到伊芙琳的去向,这个可怕的黑暗生物有着自己独特的隐藏手段,而这种隐藏手段也只有专业的亡灵猎人才能发现其中遗漏的痕迹。”

    说着,苏木转头看向卢锡安。

    “能找到伊芙琳吗?”

    “当然。”

    卢锡安面无表情地点头,除此之外就不再多说任何废话。

    塔里克几人的面色相当古怪,只有菲奥娜仍旧保持着平静。

    “去找吧,所有人都去,如果找到了,就地斩杀,我已经懒得再玩这种勾心斗角的游戏,而且我也确实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苏木站起身来,随意地扭着睡得有些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声响。

    “把伊芙琳解决掉,然后用最简单的方式帮盖伦发泄他的情绪,这同样可以达到咱们的目的不是吗?这个游戏我已经腻了,而且还那么危险,要知道我昨天晚上可是差点就没命了。”

    看着塔里克几人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苏木嘿的笑了一声。

    他耸起肩膀,尽管这些话说来有些突兀,但他的样子确实有些不想继续下去了。

    “解决伊芙琳,再陪盖伦打一架,很简单就能解决的问题,干嘛要这么复杂?”

    苏木啧啧轻叹,微微摇头,转身便去开门,已经打算离开了。

    “趁着难得的休息,倒不如出去随便逛逛,雄都这么大,我还真没去过几个地方,可惜了”

    塔里克几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包括菲奥娜和卢锡安,谁都不能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现在苏木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确,这场危险的游戏到此为止,要强行画上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抢夺乐斯塔拉女士的功劳,与乐斯塔拉女士正面为敌,所以这个句号绝对不会圆满。

    当塔里克和奎因这两个按捺不住的家伙脸上终于布满怒火的时候,苏木已经打开了房门,笑盈盈地看着站在门口正抬手准备敲门的身影。

    “好久不见,还有,抱歉让你久等了。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乐斯塔拉女士庄园里的女仆小姐,这个称呼怎么样?嗯,好像有点拗口,但也不影响什么,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