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 玄幻 ->威龙霸天简介-> 第349章4 一拳开山

第349章4 一拳开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面对平师弟这气势汹汹的一拳,林岩似乎毫无反应,也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平师弟的攻击,然而他却是一脸冷笑的看着平师弟,眼中鄙夷之色毫不掩饰!

    可就当对手这势大力沉的一拳快就要到眼前时,他仅仅是一挥手,一道诡异而几乎不可察觉的光芒闪过,并快若闪电般直射入平师弟的丹田之中!

    紧接着就不知为何,平师弟忽然感觉自己的力气陡然消失,那一拳也是绵软无力!

    这就是封印师的手段,尤其是在对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旦施展,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就能将对手的力量封印,令对手毫无反抗之力。

    此刻的林岩就是自多宝楼面对千星曜之后,再次施展了禁元印,非常轻松的就将平师弟的元力封印。

    随着他的灵道实力不断提升,封印术的施展也更加自如,尤其是禁元印与封脉印这两种战斗技法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之他的灵魂力强大,可以说,真罡境之下都能被他轻易封印。

    无论是当初的千寻月还是如今的平师弟,不仅本身从未见识过封印术,而且灵魂力也比之林岩更如天壤之别,自然在林岩的面前毫无悬念的就被封印了。

    此刻的平师弟却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除了纳闷,就是惶恐不安,同时也有一些不甘心。

    “我怎么忽然无法调动丹田中的真元了,我平时没有这种感觉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行,我再试一试!”

    平师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机,而且尽量保持镇静,又向林岩挥出一拳!

    然而林岩却摇了摇头,嘲讽的看着他,“真是可笑至极,这就是你所谓的一拳开山么,简直如同婴儿一般的滑稽,你还是省省吧!”

    随即轰出一拳!

    而他这一拳根本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和真元,平淡无奇,就连一丝元力波动都没有,但却刚猛无匹,力道十足!

    紧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闷响,而平师弟整个人就像是沙包一样飞了出去,并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然后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还溅起一阵尘土!

    这一幕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个个怔怔的愣住,完全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么匪夷所思的场面,只有杨七没有感到过于吃惊,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见识林岩施展这种诡异的手段了。

    林岩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对付平师弟,自然也是为了震慑他们所有人,而现在看来效果非常理想。

    梁悦萱刚刚还担心平师弟那一拳会伤到林岩,可此刻却瞠目结舌的看着林岩,“怎么什么怪事都出现在他的身上?”

    她可是还记得皇宫舞会时,明蓝威以及贺兰洪在跳舞时,非常诡异的摔倒,当时她就感到不可思议,只是也没有多想,更没有联系到林岩身上,可现在又发生咄咄怪事,而且明显是林岩在捣鬼,她已经意识到,林岩肯定有某种非常神秘而离奇的手段。

    金不换也是不明所以,“四弟实在是神秘莫测,我还以为他不会是我的对手,倘若把我换成这个平师弟,看来在他面前,我的下场比这个平师弟恐怕好了多少!”

    不过他还是为林岩感到高兴,也为林岩的高深手段充满好奇。

    好奇的不仅是他,丛师兄等人更是震惊无比,同时也无法理解。尤其是丛师兄身后的那两个娇俏少女,完全呆若木鸡一般,同时看着林岩的目光发生了变化,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内心之中更是惊恐万分,生怕林岩会施展这种神秘的妖术对付他们。

    “果然跟一条狗一般,就这点实力,还敢如此张狂,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时,林岩更是不依不饶的讽刺,而他完全是用实际行动说话,也更有说服力。

    随后他又看向了丛师兄等人,眼中的挑衅之意毫不掩饰,“你们谁还过来尝一尝这种滋味?”

    丛师兄这才回过神来,不过此刻眼中却充满了恐惧,他完全不理解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不止一两岁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怪物,他又有什么可怕的手段。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作非常平静,但语气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傲慢,反而充满了敬畏,“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想知道的话……”林岩戏虐的看着对方,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鬼笑,“其实很简单,过来试一试就明白了!”

    随后还向着对方走近了两步。

    丛师兄哪里有这个胆量,更没有底气,而且看到林岩逼向自己,内心已经慌乱,脸色也无法继续保持平静,“你要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么!”林岩的气势越发逼人,双眼更是射出凌厉的目光,“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做了什么么,而我也认为有必要让你明白!”

    “阁下,这一切都是误会,请你冷静!”丛师兄越发紧张不安,还连连后退,生怕林岩对自己动手,如果他也像平师弟那样莫名其妙的飞出去,那这张脸就丢大了,尤其还是在他的两位美丽的师妹面前,以后让他这位师兄如何自处。

    而他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丝毫没有了刚才的趾高气扬,反而显得有几分谦卑。

    “我始终很冷静,不过我却不认为这是什么误会!”林岩阴恻恻的盯着丛师兄,语气也异常冰冷,“自始至终我们就没有招惹你们,而你们一上来就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还像是审问犯人一样逼迫我,这就是所谓的误会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方如此欺凌到了头上,如果林岩还一味退让,甚至实力不如对方的话,那下场可想而知。

    要知道,这里可是荒郊野外,杀人害命那是再正常不过。

    “兄台切莫动怒,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丛师兄的姿态继续降低,而且还摆出一副笑脸,同时也主动认错。

    人就是这样,一旦对方展现出强大可怕的实力时,那他就会立刻服软。

    欺软怕硬这个词就在丛师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诠释。

    他身后的那个白衣少女也连忙解释,“是啊,其实这一切的确就是舞会,我们也只是想问一问你是否见过什么人经过这里,对你们并没有任何敌意啊!”

    她此刻也被林岩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也感到林岩身上并无杀气释放,知道林岩并不是弑杀之人,所以马上站出来要化解危机。

    因为她也是非常担心林岩会对她爱慕的丛师兄动手,甚至会伤害丛师兄。

    她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说话的,同时那双秒目也是怯生生的看在林岩,生怕他会忽然将目标转向自己。

    “这位少侠,请你务必听我们解释……”她身旁的那位蓝裙少女也开口了,“其实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只是因为我们在寻找一个可怕的凶手,所以看到你们时,难免紧张,因此发生了刚才的误会!”

    她的姿色虽不如梁悦萱那般美丽,但也仅仅是略逊半筹,尤其是此刻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几分恐慌之色,却令她更加楚楚动人!

    金不换立刻来到林岩身边,低声轻语“四弟,先听一听他们所说的凶手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岩点点头,随即看向了这两个少女,“把你们所说的凶手详细说一说!”

    语气虽然缓和了一点,没有那么充满敌意,但也依旧冰冷,并且有点像是审问犯人一样。

    可以说,仅仅是眨眼之间,双方的地位就完全掉了个头。

    看到林岩没有立刻动手,蓝裙少女微微松了口气,马上回答道,“我们此前遇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我们在昨日碰到一个商队,他们遭遇了一个可怕的魔鬼,有好几个人被那个魔鬼掳走,结果无一例外,被掳走之人全都被吸干了血,而且变成了干尸……”

    白衣少女也接过话题,“是啊!这实在是太恐怖了,本来我们不想插手,但丛师兄一向侠义心肠,而且不忍那个魔鬼继续涂炭生灵,所以决定找到他……我们也是沿途一路寻找此人的踪迹,这才遇到你们。”

    蓝裙少女又对林岩说道“其实我们也非常清楚,你肯定不是那个凶手,不过我的几位师兄刚才的态度的确不好,我代他们几个向你和你的同伴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他们的鲁莽!”

    态度倒是颇为诚恳,不过林岩却懒得理会,更不会买账。如果对方早点这么说,也不至于会发生这种不愉快。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起初这两个少女也与丛师兄等人一样,都没将林岩和他的同伴放在眼里,如果林岩没有展现神秘的手段,恐怕现在她们依旧懒得正眼看林岩。

    “我对这种废话没兴趣,还是继续说那个凶手!”林岩的态度依旧冰冷,“你们都有什么发现,是否见过他的样子?”

    这时丛师兄开口了,“没有,就连那个商队的人都从未见过凶手的样貌!”

    “那么他们有多少人被害?”林岩的目光也转向了丛师兄。

    “总共三个人,因为是发生在夜间,也就是前天晚上,那个商队在路边的林中宿营时,连续有两个实力较弱的人诡异的失踪……而他们根本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然后也在周围寻找,结果发现,失踪之人都变成了干尸,而且就在他们寻找时,又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失踪了……”

    现在的丛师兄没有了一点的高傲,而且老老实实的回答着林岩。

    本来他可是要林岩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的问题,可现在完全反过来了,不得不说这颇为讽刺。

    杨七也来到林岩身旁,低声说道“看来就是那个凶手所为,而且他已经变的更加壕无人性,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不错,虽然他这次没有针对我金家,但依旧是我们的大敌!”金不换也表态,同时面色凝重无比。

    看到林岩这边三人神色异常,心思敏捷的蓝裙少女连忙问道“你们是不是也遇到过那个凶手?”

    林岩倒也没有隐瞒,点点头,“不错,我们早在数日之前就遭遇过那个凶手,而且就在刚才,还发现了一具干尸,就是不远处的那片林中,而且被害人正好是一个年轻女子,且刚刚遇害。”

    “什么,他刚刚出现在这里!”白衣少女顿时发出惊呼,同时俏脸也苍白无比,显然是被凶手吓到了,就好像凶手现在就潜伏在她的附近,随时会对她伸出魔爪。

    “璎珞师妹,不用害怕,有师兄我在,他不敢对你怎样!”丛师兄连忙宽慰,他也是试图挽回因为林岩而受损的英雄形象。

    蓝裙少女倒是比较镇定,她对林岩问道“你们又是在何处遇到那个凶手的?”

    林岩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先看了看金不换,金不换却没有多想,马上开口,“就是三天之前,在金堆城。”

    “你是说清梁国的金堆城,那里可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啊,那个凶手怎么可能在那里作案,他不担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么?”蓝裙少女感到异常惊讶。

    “我们对此也感到奇怪,谁知道凶手是怎么想的!”林岩只是敷衍了一句,他并不打算将详情告诉对方。

    “那你们可知,在金堆城,被害的人的实力如何?”蓝裙少女很注重细节,而且这也颇为重要。

    金不换结果话题道“被害人也是一个年轻女子,不过实力仅为凝气期。”

    叫做璎珞的白衣少女稍稍松了口气,而她身旁的丛师兄更是感到一阵轻松,毕竟被害人很弱,连筑基境都没有达到,这也就说明凶手的实力并不是多么可怕,否则他们现在会立刻离开,绝对不敢再有什么侠义心肠了。

    不过蓝裙少女却感到震惊,“怎么又是年轻女子,难道凶手异常偏爱年轻女子的鲜血么,他实在是太没人性了!”

    现在双方的话题完全转移到了噬血凶手的身上,而对刚才发生的不愉快似乎彻底的忽略了。

    这时,梁悦萱不甘寂寞的来了一句,“有人性就不会吸食人血了!”

    她似乎对蓝裙少女颇为鄙视,语气丝毫没有一点友好。

    “这位小姐说的很对,像凶手那种毫无人性的魔鬼,我们身为武者,就必须挺身而出,为民除害,这才彰显武者的气概!”

    丛师兄也是抓住机会展现自己,明显想博得梁悦萱的好感,还意犹未尽的对梁悦萱笑了笑,显得颇为友善,“自古就邪不胜正,只要我们齐心合力,定能用我们的一身正气将这个魔鬼消灭!”

    然而梁悦萱却根本不买账,还毫无顾忌的讽刺了一句,“你就只会夸夸其谈!说不定你只不过是一个徒有其表的废物,一见到那个凶手就会吓的抱头鼠窜!”